OK,謝謝。所以這邊這部分可能有,但是另外的話,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我們需要的配套措施,像是在堅實的第一審有一個爭議性出現,就是到底要不要談有一些資歷的?資歷的法官調到第一審,還是說這個不重要?因為我們的副召員認為致力很難出一個絕對性的要件,不過蔡委員提到民眾觀感可能是一個,就像我們去醫院的話,他是實習醫生的話我們就覺得有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