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在這個部分的話,也許需要在第一審的部分,有關第一審的人事,法官的調配、配置的部分可能也要有一個適當的設計,那張委員和鄭委員也都提到,其實另外一件事情也很重要,除了這之外,對於不同的案件,如果我們要把這個事實審做好的話,不同案件可能它的專業性或者有些意思,像特別處理到性侵害的案件,可能就需要有一些新的意識的法官,當然這部分我們也可以理解到專業性的部分不只是限於性侵害案件,還有很多其他案件,但是就越來越多,我們都認為每一種可能都是一種專業,所以這種情況下,就會涉及到陳委員提到的那又是跨組的問題,不一定是在第四組可以完全解決,我們好像是把這樣的問題都放在第四組去了,我記得我們第一次的時候有談到認為我們專業法庭,我們也需要有法官的專業性,結果我們就說要把這個議題交到第四組去,結果許玉秀許委員就說第四組不用你們轉過來,我們本來就認為應該是如此,所以我們可能在轉過去的時候他們又說本來它就是如此,所以這可能是一個跨組的議題,那需要跨組的一些討論,那在這部份我們可能是需要一些配套措施來談所謂的堅實的或堅強的事實審,那再過來,我們不太確定剛才司法院提出來的一些統計數字,是不是讓各位可以理解雖然水泥也許沒有全乾,但是差不多,不能說它不夠堅實,這一部份不曉得中間大家會希望是怎麼決議,這是我剛才聽到的大家討論的意見,所聽到的有關事實審的部分,至於法律審的部分,我們很希望法律審它就是真正的嚴格的法律審,所以嚴格的法律審,這部分要怎麼讓最高法院真正變成一個嚴格的法律審,這兩邊裡面當然就有談到是法律規定的問題呢?還是執行面的問題?是最高法院的法官自己造出來的,還是是我們現在目前法律規定不夠清楚,那如果是後者的部分當然就是透過修法的方式,修法的方式來解決;如果不是,其實現在法律制度沒有問題,那就是最高法院或者最高行政法院的法官自己去調整,也許就可以把這樣子的事情解決,也是有可能。所以我們目前是兩個,就是在金字塔型的訴訟組織的部分,原先的希望就是一個堅強的事實審,第一審就是如此;第二審原則是採行事後審,或者嚴格的續審制;第三審,就是終審的話,就是希望嚴格的法律審,這是原來的決議是如此,我們是不是可以接受這樣子的方向?立達不曉得可不可以接受?可以,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