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提一下,就是說我們今天討論的議題、改革的方向,我想我們如果是說要建構一個金字塔型的組織,那我覺得這不是一個方向,因為我相信這句話沒有人會不同意,人人都會同意,可是問題是我們怎麼做,我們具體的做法是什麼,那件事情比較重要,比如說你光是建構金字塔的組織,這個不夠,要把第三審變成非常堅實的法律審,這個也不夠,因為現況就是這樣子,現況的法律規定就是如此,那你為什麼會不如此勒?就跟你講了,是執行面的問題最後導致變成這樣子,剛剛也提到,民法也改了,民事已經改了,可是案件沒少啊!對不對,所以基本上我也很怕這件事,我們講出這兩個大方向,都沒錯,問題是我們開出的藥方,做下去還是沒改,為什麼?如果執行的態度、執行的邏輯、審判的想法沒變,不會變的,如果是我的話,所以我說這兩個不能當作我們改革的榜樣,具體的方法要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