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因為剛剛鄭院長提到會牽涉到決議的內涵,因為剛剛院長提到「修法」那個部分,可是因為剛剛院長提到的那個部分,就是說這個事實是否違背經驗法制跟論理法則這個部分,我的意見是因為在現行的規定下,其實這個部分它本來就是賦予法律審,針對高院這邊確定的事實,然後依照這個確定的事實來判斷是否違背經驗法則或論理法則,也就是高院就這樣的認定,它不是牽涉到事實,因為你事實的調查還是會回到事實審,它是原確定判決事實為基礎的,抱歉,原判決的事實為基礎去做判斷,所以我認為這個部分應該不是涉及到介入到事實的部分,這個部份我個人意見是認為沒有修法的必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