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贊成這個制度的大致方向,但是什麼叫「嚴格」?終審法院是嚴格的法律審,因為目前的制度就是嚴格的法律審,嚴格的法律審是全部許可上訴制呢?還是絕大部分的案件是許可上訴制,但是如同我剛才所提到的,二審突然改變一審,改判無罪,那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要採權利上訴制,比較有個監督機制?我認為這個會影響說我到底要不要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