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如果是嚴格的法律審表示是全部的上訴最高院的案件就是採許可上訴制,我是反對嚴格的法律審,但是如果嚴格的法律審是會分情形,分兩種情形,這個我會支持嚴格的法律審,因為終審法院都是法律審,那我現在不清楚,因為司法院的規劃看起來是全部的上訴最高院都是採許可上訴制,我認為這樣很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