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早,就這個金字塔型訴訟程序的配套措施,我們可以從幾個方面來:第一個最重要的配套措施都是要「修改法律」喔,不管是訴訟程序或者是人員組織都要修改法律,那麼這當然我們只要大會通過以後,我們就會盡速成立各個部門的法律研修委員會來加速進行。第二個呢,就是「人員的調整」,那我們要把這個……配合訴訟金字塔化,人員當然要有配額來逐步調到一審做為堅實、一審的基礎。那麼在這裡面呢,比較重要就是律師代理制度的擴大,那麼關於這個律師代理制度呢,因為涉及到每一個訴訟的部門,不管民事、刑事、行政訴訟都可以,所以首先呢,我先跟各位委員報告就是說,這個共同部門的大家非常關切,這個律師代理制度跟律師的來源,怎麼樣,那麼我想,各位委員大概也……基本上都了解齁。第一個來源就是由當事人自行委任喔,那第二個呢,就是我們現有的公設辯護人的制度,現在在法院裡面仍有公設辯護人。那麼第三個呢是在個案,刑事個案裡面啦,有法官在個案需要指定律師作為辯護人。那麼第四個呢是「法律扶助基金會」,那每一個管道的這個律師的相關的人力、金額等等呢,那麼我們今天有附一個說明,律師的相關案件量、諮詢的人數啊、他的酬金等等等。

那麼在我們的報告裡面啊,漏了一塊喔,就是說關於律師報酬金的標準,當然如果是由當事人自己委任的話,當然酬金的話我們就很難控制,那在目前、現在在法規上面呢,因為我們上訴最高法院呢,採律師強制代理,所以最高法院根據民事訴訟法的規定,訂了一個「法院選任律師及第三人律師酬金核定支給標準」,這個可以講說比較……有一點點這樣的一個標準。不過最高法院呢,也是訂最高限額而已齁,那請各位委員來參考。

那麼就各個部門來看的話呢,除了律師的這個制度的來源以外呢,將來我們可能會研擬喔、配合這個律師強制代理制度,我們要把律師的酬金或者是律師的……一般的給付把它納入這個訴訟費用的一環,那麼由敗訴的當事人來負擔。那麼嚴格講起來這樣的制度在現行的民事訴訟法裡面,其實已經有了,只是說民事訴訟法裡面的訴訟費用有沒有包含律師費用?過去曾經有一些不同的意見齁,那麼在極為例外的情況,也有認為律師……請律師如果是保護當事人權利所必要,那麼或許可以做為訴訟費用,那麼將來我們隨著律師強制代理制度的擴大呢,一併要研討喔。那麼讓敗訴的人在訴訟上沒有理由的人來負擔,有理由的訴訟費用。那這個是我們將來修法要配套的。

那至於說除了這個律師以外,因為制度以外在金字塔型的訴訟結構之下呢,基本上兩個方向,第一個就是說要讓一審的審理呢變得非常的精實,也就是說,所有的爭點、所有的證據,都不要缺漏,都不要缺漏。所以在這個地方有:一、民事、刑事、行政訴訟所共同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計劃審理,也就是說,透過在審前,或者準備程序,把當事人兩造你即將在訴訟上主張什麼樣的爭點,有什麼樣的證據大家都把它畫出來,不要這個……在沒有弄清楚之前就做事實認定,以致於當事人在後面的審級還要再補充,那麼採取計畫審理。

計畫審理目前在刑事訴訟法上基本上已經有了,不過我們覺得將來還可以再進一步落實。那麼在民事訴訟法、行政訴訟法呢還沒有、還沒有,我們希望能夠引進,引進。那麼當然計畫審理的前提就是,希望能夠有律師來參與齁,那麼他才知道怎麼樣的主張對當事人最有利、哪一些證據能夠提出,那麼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其實我們可以想見的是,審級制度的設計其實就同一個案子,由哪些人來辦其實是固定的,到底你要由地方法院的人來辦,還是要留一些到最高法院去辦這樣的問題。我們認為與其呢把救濟或者是當事人個案證據調查不足留到終審去指責、去救濟,不如在一審就很徹底把它弄清楚,所以計畫性的審理,可以講說是在民事、刑事、行政訴訟上面所共同需要的。

那麼第二個呢就是當然要簡化,紓減訟源,紓減訟源。也就是說,勢必不可能把所有大大小小的案子都丟進法院齁,那麼這樣的紓減訟源的規畫呢,即使在不採所謂的金字塔訴訟結構,也是一定要做的事情齁,那所以在民事訴訟上面呢?我們在另外一組也有特別報告,我們希望能夠加強、擴大、增化解決的……訴訟外解決紛爭的機制齁。那麼在第四組呢,他們建立了成立一個「調停法」基本上我們也表示肯定的態度齁,那麼在行政訴訟法上面,目前呢沒有和解,我們也希望將來能夠有和解的制度。那麼另外呢在刑事訴訟法上面當然有相當的部分,我們也希望將來跟法務部能夠協調,也就是說,把一些簡單的案件,能夠透過「認罪協商」或者是鼓勵檢察官呢職權不起訴或者緩起訴的方式呢來把它紓減、把它紓解掉。那麼讓法官、檢察官在法庭上面呢,能夠集中全力來處理真正有爭議的、重大的案件,這個是在不同的審判體系呢,都要共同處理的問題就是要紓減訟源。

那麼第三個呢就是要能夠引進專家來參與這樣的一個訴訟的過程,那麼我們在民事訴訟法裡面呢,也準備參考在日本已經採行好些年了,有相當成效的專任委員的制度,那麼在行政訴訟法上面呢,除了目前的這個技術審查官的加強以外,一樣呢也要把專家參與審判呢把它納進來,那麼在民事、刑事、行政訴訟裡面,證據的調查、處理上面呢,我們也會斟酌這個……設計一套制度讓這個專家證人齁,我們另外一組已經作成決議,讓專家證人的制度呢也能夠在民事、刑事、行政訴訟來處理,那麼當然也包含重要的鑑定制度的改善,換句話說,我們從爭點的處理、證據的調查,那麼最後的認定呢,能夠採取一種非常精緻化的……來處理它。

那麼透過這樣的一個步驟呢,我們相信,我們相信台灣的這個審判體系呢應該會耳目一新、耳目一新,我們……當然這裡面呢涉及到非常多的法律的技術,還有非常多的細節的處理,那麼以上做很簡要的報告,請各位委員指教,那詳細呢在書面裡面了,如果待會各位委員有什麼質疑,有什麼要質詢的話,那麼請提出來,我再做補充說明,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