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接著明昕委員的發言齁,第一個我很同意……第一個我先報告這個題目其實是第四分組很重要的題目之一,第二點就是剛剛明昕委員講到的,我非常同意一件事情就是目前分流各行政機關建置的訴訟外的糾紛解決機制,有可能需要重新、全盤的整個檢討,也就是說,會有疊床架屋,然後可能在對於這個設置、設計制度上,對於訴訟外解決機制的本質的認識不足而造成的某種……剛剛講到的種種現象。就我所了解司法院現在是要做一個……有一個計畫是要做一個總法來處理,那這個在第四組那邊也表示支持。

當然我想補充講一下就是剛剛明昕委員講到這個紓減訟源,這個訴訟外機制的「民主正當性」,我想第一個要澄清的是,第一個,我們現在講訴訟外解決機制原則上不會及於刑事,我說criminal、刑罰的問題,沒有訴訟外解決機制。現在唯一的一個問題可能只有「以刑逼民」,或者是「自訴制度」的那個部分討論,那裡頭牽涉到民刑交會的問題,但是原則上刑法大概沒有訴訟外解決機制的問題。然後行政訴訟,行政訴訟,別的國家有的是採「行政調解」,但是行政調解是公法上的調解,這個在我們制度上還沒有,所以原則上也沒有講到這一塊,所以我們今天講到的所有的訴訟外解決機制、紓減訟源,講的都是民事訴訟,本質上應該是這樣。

那這裡頭講到這個……民主正當性的問題的時候,我想很重要的一個觀念是它其實特別在民事訴訟……那個「程序選擇權」是基本權,這一件事情是重要的,那也就是說國家並沒有任何強制人民進法院的基礎,這個是民事訴訟我們覺得……其實要把這個話講清楚,那個所謂的民主正當性,國家沒有一個,基於民主性、正當性要求說你非要進入國家法院打官司不可的這個前提,我想我第一件事情要澄清。

第二件事情,我們所有的訴訟外解決機制,如果是調解跟和解,我們講和解,它一定……之所以會發生拘束力是因為基於「程序處分權」,如果是調解的話,那麼因為調解到最後都是要當事人同意才能夠決定、能夠發生拘束力,所以它也是「程序處分權」。如果是仲裁的話,它是用當事人的同意、當事人的合意來這個建立它的這個彈性,那這個地方還有另外一個觀念出來,就是「強制仲裁」,會不會有違民主正當性的問題,這裡面還要再細分兩件事情,一種是由這個行業的自治的觀念去做的—「行業仲裁」,這個部分有點是行業自治的觀念,所以那個民主正當性不會有問題。第二個,有另外一種強制仲裁在我們現在法律上也有,是強制機關仲裁,強制機關仲裁呢其實是立法機關要求行政機關接受仲裁,所以這是國家自己的決定,這裡頭也沒有民主正當性的問題,你為的強制機關仲裁就違反民主正當性,大錯特錯,因為它就是經過民主正當性的立法要求的結果,所以這個部分我一定要把話講清楚,因為這話如果不講清楚,會「失之毫釐,差之千里」,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