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點補充喔。第一個,剛剛林委員講到這一點,我非常贊成喔。非常贊成。第二點就是,那個剛剛講到那個紓減訟源的部分,檢察官跟法官的那個工作量的問題,我很誠心的建議,我們思考一下,怎麼樣子扭轉我們社會上「以刑逼民」的這種習慣?是紓解訟源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同時減輕檢方跟審方的這個負擔,那我必須也要說喔,我們,我也看到一種心理很有趣喔,就是說講到工作量的時候,會嫌自己案件太多,可是發現案件要到別人頭上去的時候呢,又會覺得這是我的事你怎麼可以管?這兩件事情是衝突,你一定要把這個觀念打通,就是說你到底是要多案件還是要少案件?不能兩邊都抱怨阿,這件事情真的是要說清楚。

第三點就是關於律師強制代理這件事,我覺得我們要談這個問題喔,我個人自己是律師喔,我要特別說一件事情,我覺得有一個觀念我們一定要釐清,就是我們一開始討論這件事,就丟出一個帽子說,這是「圖利律師」喔。「圖利」這兩個字太廉價了。我必須要說我們會談這件事情的時候,其實想到的是確認「辯護權」是基本人權,而且基本上認為「律師參與」是一件對的事情,但是我們的文化觀念裡面,常常覺得有律師就是麻煩,因此這一件事情就……先天上文化就產生衝突,然後很容易的就從「要錢」這件事情做為出口。但是我們真的講到訴訟這件事情,為什麼需要律師?是因為沒有法律知識的人進入訴訟,是很難保護自己的,所以他需要有律師人才來保護。

那我也必須要說,這個觀念也要打通阿,在我們司法界觀念一定要打通,有律師參加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我必須要說有的時候會有人認為,律師參加是找麻煩,但是也有一般的觀念是認為沒有律師參加這個事情真難辦,因為你要跟當事人把話講清楚,很難。當然也覺得說如果律師不在的話,定當事人罪比較容易;有律師在的話,定當事人罪比較難,我覺得這都是我們應該要把觀念想清楚的。其實,律師後面會有經濟效益,這是一定的,所以我們會要談這個法律扶助基金會以及包括律師應該要……公益的義務,而且律師的公益性質也應該在法律上要明白的顯現出來。這些都是應該配套的,但是我個人真的認為,那個「圖利」兩個字真的太廉價了。這個公務員喔,聽到「圖利」兩個字喔,也很多事情就做不下去了,我們真的這個部分是我特別提醒,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