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因為台北律師公會就一些制度的部分是向來有做研議啦,我想這個部分的意見喔,我想其實大家應該可以多聽取一些,因為我們向來有做這樣的一個研議齁,那如果是委員提到的,那個北中南的部分,看如何再邀請……。我本來的想法是因為全聯會即可看似有一個代表性嘛齁,那問題是這個制度的研究因為北律也向來在研議喔,我覺得是這個部分的意見的提供喔,我想有助於大家去做決定。那再者,因為我本身是委員,所以是不是還是有北律的代表就北律的立場或許是比較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