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好,關於這個終審法院的成員的人數選任的程序,我們在第三次的會議資料裡面有詳細的說明,請各位委員參照。基本上我們認為,我們認為金字塔的訴訟結構要搭配金字塔的人事組織。換句話說,我們很簡單一個想法就是說,希望把目前在二審,尤其三審比較多的法官人力能夠移到一審來,讓有經驗的法官能夠留在一審,建構一個非常穩定的堅實的第一審,這個是最大的前提。那麼在這樣的前提之下,第二個呢我們就要考慮到終審法院如何來產生,那麼具有什麼樣的資格,就是今天我們提出來給各位委員參考的補充的說明。

那麼我們認為終審在台灣的,像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可以講說是訴訟案件最後的結果的宣告者,它其實是行使了絕大部分的司法權,在國家不管三權或五權裡面司法權是非常重要的一環,立法委員所通過的法律到底在個案它是什麼樣的意義其實大部分都要靠終審法院的法官來進行宣告,所以它的重要性是非常的重要,那麼所以我們今天特別又提出了相關的補充,相關的補充。那在這裡面呢,我們認為在最高法院員額應該是以14個人,跟我們的先前稍微調整,那這段期間我們也繼續研究,也就是說我們希望將來最高法院是民刑各一庭,這樣就夠了。比起外國這樣避免裁判歧異的情況,當然我們配套的助理一定是要做成。

那最高法院跟最高行政法院的任用資格,我們認為現行的法官法的第五條第二項,這樣子的任用資格應該就已經完全考慮到將來我們終審法官所需要的資格。那麼再來呢,可能大家更關心的是這個終審法院的法官要如何來選出?如何來選出?那麼在我們前一次開會之前就有媒體提到對於終審法官政治任命感覺到非常的疑慮,非常疑慮,那麼在法界或社會各界也有類似的聲音,所以在這個地方我們特別來說明,特別來說明。那我們基本的想法是將來終審法院的人選要先由司法院長提出應選名額三倍,譬如說現在缺額兩位終審法院的法官,那就先選六個。那為什麼要由他來選呢?因為依照現行的制度司法院長是監督全國法院,所以他對全國法院的法官,他比較有一種體系性的全面性的了解,哪一個比誰更好更優秀,他的能力專長見解等等,他是一種透過行政監督他有體系化的了解,而且他對於這個司法最終成效,根據憲法的增修條文他要負責任的,所以由他來提名。

那再來就提名三個以後呢,那麼要經過司法院的法官遴選委員會。這個遴選委員會它是多元的組成,多元的組成。那麼這裡面司法院的只有院長一個,其它都是外部的審、檢、辯、學來組成。那麼在這個地方呢,我們也參考了法官法的第七條第三項的規定,不過我們認為在終審法院的遴選上面,考試院的代表比較不需要,因為它不是一般考試制度的一環,所以我們建議改成由立法院的司法委員會兩位委員來代表,增加它的民主正當性。那麼在院長所提名的三倍人選當中,這個遴選委員會只能夠在這個三倍的人員當中挑出兩倍的人交給最後總統來任命,換句話說總統不能夠在這些名單之外另外再選。

那麼這個就是社會很關心的就是說,由總統來任命會不會有政治介入司法這樣的一個問題?當然我們可以感受到社會對於當前一些情況的疑慮,不過我們認為終審法院的法官透過政治任命,幾乎是世界各國所採的。我目前所了解的法治國家,幾乎沒有說終審法院的法官不透過相當的政治任命,因為政治代表普遍民意、有它的高度,所以我們特別提供給各位先近來參考。那我們只選擇一種就是,這個國家有憲法法院又有最高法院的制度,如果這個國家只有一個最高法院,那當然都是政治任命沒有問題,那這個國家有憲法法院又有最高法院的時候,最高法院是不是也是透過政治任命,那麼我們舉出來的非常多的國家幾乎都是、幾乎都是。那麼除了在我們表列的這些國家以外,其實在其它像中美洲有一些國家也是採,我們資料上也都有,所以我們目前好像還沒有看到沒有的。

那麼總統在遴選委員會挑出的兩倍人選當中來指派法官,那這樣的法官他的性質是怎麼樣呢?我們不設任期,因為他選出來還是法官,所以根據憲法的規定,他是一種終身職的法官,那麼不必要有任期,不必要有任期。那麼當然到70歲以後他就要辦理退休或優遇。因為他不必有任期,所以不必有重新還要再遴選為法官的壓力啦!可以確保他真正的獨立很穩定地來進行他的獨立的審判。那麼當然一個法院就要有一個首長,那首長他只是一個行政兼職,所以我們建議最高法院的院長,他就是由法官來兼任,那麼將來最高法院的院長他最重要的工作也是進行審判,所以他跟其他法官組合起來做成一個審判庭,做一個審判庭。

那麼這是我們對於最高法院法官的一個選任,一個基本的想法。至於說這個將來在新制實施以後,它的期程的問題在我們第三次的分組……第三次的會議資料裡面我們就有提到,我們希望在新的訴訟制度實施後,最慢五年內採新的人事制度,也就是說我們透過新的金字塔的訴訟組織把一些案件消化,然後最後採取新的人事制度,以上報告請大家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