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還有在座的各位先進們,我們現在討論的議題是終審法院的成員員額還有選任程序的改革,其實當時剛剛進到第二分組的時候,我就一直對這個議題覺得很痛苦哦,因為說實在的如果沒有司法實務經驗或者沒有在司法行政單位待過的,要去決定一個機關的員額,那基本上就是在菜市場喊價而已啊,你三、五個好、七個好、十個好,那根本沒有任何理論依據,那大家都隨便憑感覺在走的,那所以要我們來決定這個員額,我覺得是太困難的一件事情哦。

但是對於這個成員還有選任程序的改革我倒是有一點淺見,想請教各位哦,我也是記得剛剛開始要進入第二分組的時候,我記得我們這個分組裡面有一個議題,這個討論公懲會的存廢問題哦,那我們後來也看到公懲會的兩位委員也發了說帖齁,認為齊齊以為不可哦,那如果說當時我們第二分組所有議題都會討論的話呢,公懲會的存廢就會列入我們第二分組討論的一個題目之一哦,那可是因為後來我們在排序裡面把它排在很後面,所以眼看就討論不到了,但是在之前呢,司法院的提案說明裡面有提到說司法院的方案是要把公懲會跟最高行政法院整併哦,可是剛剛聽到秘書長的講法就現在又沒有了,那為什麼才短短一個多月司法院好像就政策大轉彎了?那決定有還是沒有呢?這一點我們是覺得很不了解的哦,是因為我們不討論所以它就不存在了嗎?那原來本來要做的事情現在不做了嗎?那還是怎麼回事呢?那事實上如果要討論終審法院的話,公懲會難道不是一個應該要一併去討論,所以它要繼續留著算在員額之一呢?或者是它要跟最高行政法院整併,然後一起併到行政法院的,最高行政法院的員額?它難道不是應該要這樣子嗎?那它為什麼會單獨被留下來以後再議?這一點是我一直覺得說我很不能理解的地方哦。

那另外我一個覺得不能理解的就是我們現在大法官他不是終身職,他是八年一任哦,可是我們現在在新的這個選任程序裡面,它會希望最高法院的法官是終身職,那最高法院的法官是終身職,大法官不是終身職,這裡面會不會有什麼衝突或者是我會覺得這裡面是有一些奇怪的地方哦,而且照這個司法院的說帖,司法院的這個補充說明裡面這個最高法院的任用資格是曾任司法院大法官哦,可是將來這個司法院大法官他有這個裁判的憲法審查,可以去審查最高法院做出來的判決哦,那做過大法官的再回頭去做這個最高法院的法官,他會不會有另外一個角色衝突的問題,這也是我覺得說非常非常疑惑的地方哦。

那還有就是司法院之前的說明裡面提到說如果做了改革之後呢,現行的終審法院員額要怎麼樣去移撥,案卷要怎麼去替換,我同意鄭院長的話,那照司法院的那樣改革方路,那我是覺得很可怕的,我不是說是擔憂,我是覺得很可怕,是你把三審案件移到二審,二審做出來的判決有三審的效力,我沒有辦法思考去想像那是個什麼樣的結果,或者對人民來講那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我覺得那是很奇怪的事情,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