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邊關於剛剛司法院的這個提出的報告哦,我這裡有四個欸……就是說建議哦,基本上這個方向是贊成的,但是也有些疑點哦,第一我們叫政治任命,雖然剛剛好像是說因為總統說是要讓大家聽得懂叫這個名稱,我們是不是改一下看能不能用一個不要叫政……因為人家聽起來政治任命好像是路邊上什麼派系、什麼這樣抓過來的叫政治任命,其實我們並不是啊!我們是要增加它的民主正當性,所以這個我不知道要用什麼用語我也想不到,反正就是外面的誤傳確實一直覺得「哇!那還得了政治任命,所有的那個都可以來當了這樣子」所以我想這一個是不是用語上問題可以欸……處理一下。

那第二個齁,我們現在是寫說七人、七人啦齁,那這個是不是將來的說帖或是怎麼樣呢,一定寫死成七人啦,還是有討論的空間啦齁,因為欸……這個有時候我們這個七人怎麼得到的等等這一些,都有一些可以考慮的,那當然以後的法條寫說幾人到幾人這也不好啦齁,但這個是不是在目前還沒有完全形成確定的議案的階段咧,未必是以七人為限齁,是否可以考慮一下?

然後再來我有看到是我們的日出條款是說我們那個如果訴訟法金字塔化之後五年,最慢五年內實施,這是我們的期待啦齁,如果有的話是我們期待,但是我們總是要有二個方案就是說,萬一金字塔化之後沒有像我們想像的成金字塔化,還繼續是煙囪或者變成是那個大爆發,那這個還要一直走下去嗎?還是說有什麼踩煞車的機制嗎?這有時候也很可怕,不然的話因為我們當時想說要金字塔,先訴訟金字塔化就是怕說,你沒有在案件量減少之前,硬去為了改革而改革,硬去把人事減少,然後結果造成困擾,所以咧,我們總是要考慮到說,萬一我們沒有完全走合,走到我們想像的這樣子的時候,要有什麼樣的一個……是回到原點呢?還是調整?那這個是否有一個備案哦?

那第四個我知道就這個民主正當性的觀點,我這裡所謂民主正當性的觀點其實最主要是憲法第二條,然後所謂國民主權原則來的這種民主正當性的問題齁,就這個當然我是支持說要……需要有一個民主正當性的洗禮才對,這一點我是完全贊成,德國人在審判的時候咧,第一句話講的是:「Im Namen des Volkes.」以國民全體之名,而不是說以我自己想像的、我自由心證的什麼,所以一定要有民主正當性這……,但是我們這樣子的設計是否能夠完全符合民主正當性齁?民主正當性像我們在討論說法院的判例或者是說決議,法官大家舉手表決,這樣有沒有民主正當性?沒有,選舉不等於呃……投票不等於民主正當性,為什麼?民主正當性最後要能夠回歸國民全體啦,這一點是相當重要。

但是我們如果看現在的,當然我現在看一下這些法案,這些提出來的條文好像是現行法嘛,所以可以修正齁,那修正的時候,特別是遴選委員會的遴選委員齁,如何能夠像剛剛有提到的立法院代表二人齁,由考試院改成立法院,這個我覺得因為這是增加民主正當性的方式,但是有時候我們要考慮到這個人數高低不一樣的時候會推翻掉,會改變,比如說那個第五點齁,第五款,學者及社會公正人士共六人,然後咧由司法院長遴聘之,哦這個是……六人很多哦,六人很多在這裡會不會改變結構,改變結構。本來是有想要考慮民主正當性,結果靠著這一點,因為什麼叫社會公正人士,好像我常常就當這一種,但是我覺得我有沒有公正我不知道,但是這裡就是說你要怎麼樣產生這一個學者及社會公正人士,這一點攸關民主正當性,然後呢這一點如果人數太多也會去推翻掉民主正當性,所以我想這個可能也是我們在設計、在細部,當然這裡不可能討論那麼多,就是說在細部設計的時候可能要注意的地方,那以上是針對這個提出來的方案,提出的事項的建議,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