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喔,那我第一個問題是跟著剛林明昕委員所提到的,我也是覺得對於所謂的人選齁,我比較想要知道是說14人是怎麼算出來的?那因為如果說我們現實上是希望能夠透過訴訟金字塔化來搭配組織的金字塔化,那這個過程裡面當然就是說我們是期待是隨著訴訟的減少,人員也會減少,所以這邊應該會是有一個比較清楚的圖像齁,搞不好我覺得我們金字塔那個不會那麼尖啦,我們基於訴訟的需求,我們那個組織或許也會有一些不一樣的想像,所以第一個問題我是想要了解一下這個14人推出來的圖像到底是什麼哦。

那第二個問題是關於選任程序上由司法院長來提出人選這件事情,我比較好奇的是說司法院長的權利的基礎來源是從哪裡來喔,因為從這邊來看是說這邊是針對組織法的第111條的第一款認為司法院長可以監督各級法院喔,那這邊我比較好奇的是說,如果我們現在基於釋字530號說我們現在對司法行政變化的問題,或者是司法審判機關化的問題,那這個東西會不會跟那個朝司法審判機關化的那個方向之間是不是可能有一些間隔,那我只想要了解一下是說司法院長的權力正當性基礎是從哪裡來?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