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我有幾個想法,第一個就是說剛才好幾位委員提到說員額到底是幾個?為什麼會七個?為什麼這?那我的想法這部分,我認為這部分應該是從它功能來講,就是說從終審法院的目的就是要統一見解,那你既然要統一見解,你人數不可能太多,那我這裡它講的是剛才各位委員討論到說民、刑庭各七個,所以十四個,那我覺得七個也好,或者你學美國最高聯邦法院每個人九個,我覺得那也OK,但是總是不大可能像現制一樣七、八十個終審法院的法官,然後十幾個庭,刑庭大概七、八個庭,民庭大概也四、五個庭,然後大家都有不同的見解。

剛才孫委員提到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十八年前就討論了為什麼做不到?就是生命會自己找出路啊,它會自己製造很多案件來證明我的功能性存在啊,像上次報告,我跟各位報告的那一個案子它可以審十幾年,剛才鄭院長又舊事重提說因為他們擔心、不放心,那我講過了,你老是讓終審法院的法官回頭去擔心那個事實調查對不對,然後再用這個理由說因為我擔心你們做的不好,所以我們要用多一點人來,那就像上次鄭教授講的啊,那你們既然這麼擔心,你就到一審來調查不就好了嗎?你就放心啦!但是他不會下來啦!做官啦!沒有人,剛才沒有人在實務界,我認為我的觀察甚至遠超過許院長的觀察啦,為什麼,為什麼過去做不到?很簡單,過去不要說提案啦,只要光說最高法院要縮編,馬上就有最高法院庭長帶著一票最高法院去司法院長那邊踹門、拍桌子,我可以傳證人施啟揚院長或者翁岳生院長為證,就是這樣,過去就是這樣。

各位也不要以為我今天在這邊說要縮減員額好像是法界的普遍共識,沒有,我告訴你沒有,我上次跟各位講過了,縮減員額講白了就是法官自己斷了自己升官的路途,我今天提出這種縮減員額的,坦白講最高法院法官不會高興,這個人之常情,但是我告訴各位,即使是高等法院的法官、地方法院的法官,也有人不見得以為然,很多高等法院的法官做了二十年了,他覺得我可以上最高法院,怎麼你現在突然縮編了?那我的考慮就是說,你既然是終審法院,你有本事那你統一見解啊!不然你們……我剛講過,上至八十幾個法官,那你說你們都要留最高法院,你們都不下來,那好,那你們搞一庭好不好,你們八十幾個法官、三十個組成一個民事庭,另外三十個組成一個刑事庭,所有的事情不管是法定職權說、實質影響力說還是怎麼樣怎麼樣,你可不可以拿個主意?一個庭就好,我告訴你也做不到,為什麼做不到?因為一個庭的話只有一個庭長啊,那另外那些庭長怎麼辦?沒有他的庭長頭銜,那是要他的命啊,我告訴各位那個就是現實,那因為這種現實,所以你說在……這就是我上次報告的,就是說員額縮編很重要,成員也需要重組,因為這樣才容易操作,否則的話你說就八十個人來講,我們留十幾個下來,剩下的六十幾個人把他移撥,我覺得那個違反常情啦,那個在實務操作上真的不容易,這第一個。

第二個,至於說剛才講到說用政治任命這樣的名詞好像大家會有一點疑慮,那反正就作文嘛,那我們可不可以改個名字叫民主選任?我的意思就是這樣,那民主選任的意思,從剛才司法院今天這個版本,我的看法跟王金壽王教授的看法差不多,就是說為什麼說它民主選任?它兩個層次,第一個層次就是說,司法院長提名這責任政治的表現嘛,將來這些提名就是司法院長提名的,第二個,中間這個專業團體司法院本身佔少數,那絕大部分是讓律師或者像剛才吳巡龍檢察官提到的就是說應該讓檢察官跟律師同等多元的聲音呈現在第二階段的選任委員會,從三倍縮減到兩倍,那這一部分專業團體的參與我認為就是大家強調的審議民主啊,最後讓總統提名,在這兩倍的人選中讓總統提名,總統不可能說跳出這兩倍的人選以外,另外去外面挑一個自己喜歡的,沒有辦法,所以總統的提名是用這個全體國民的總意志來增加終審法院的正當性,所以我覺得你從這個角度來講你不要說它政治任命,說我們終審法院採取民主選任,相對於我們現在一審跟二審的法官,並沒有透過這樣的民主選任的程序,我認為也是說得通啊!

最後一個剛才林明昕教授也提到、張理事長也提到說,這個萬一金字塔以後它還是那麼多案子,那我就想問啊,那這麼多案子一定要到最高嗎?一定要到最高嗎?一定要到最高才叫保障訴訟權嗎?你一、二審是幹什麼的?這就是我今天這樣講,大家習慣性的都把……反正只要能上訴的就通通上去,這個最大的壞處就是法官,一審跟二審的法官偷懶的也會有怠惰的責任,反正你要調查,唉唷,法官這個要調查,不用調查,反正不服上訴,反正有上級審,我上次講過了,我理想中的司法圖像最高法院本來就是應該少少的人,那少少的人他挑案子,有一些重要的案子嚴格的採取法律上訴,那當然會有一些案子會因此沒有辦法上訴,那沒有辦法上訴怎麼辦,我上次講過了,那就是事實審,如果最後是事實審法官該調查的事情不調查,那就是事實審法官要問責的時候,否則現在事實審法官哪需要問責?我說,欸,這個案子你怎麼沒查?這個案子我沒查?上訴了啊,這個案子有上訴啊,上級審法院也支持我啊,所以我沒有責任啊,所以我認為在這個事情上,就算有那麼多訴訟程序,誰說這麼多訴訟程序都要到最高法院才叫做訴訟權的保障?一審跟二審不行嗎?

最後就是我講的,就是說你應該從最高法院的功能去想這些員額,那我最後附帶講一句話,就是說我覺得我們在這邊討論各種司法問題,尤其是各位你去想想看,我們有很多你經常在社會看到這樣的政治論述說,我們這套憲法,我們這套制度都是大陸帶過來的,都不適合台灣,哇!這樣的政治言論非常多,但是講到這些做官的員額,沒有一個反對,這個大陸給我們十七個大法官,大家一路沿用下來,大陸給我們最高法院這麼多員額,我曾經去國史館調查過,我去查過想說我們的最高法院什麼時候搞到這麼多人?日本那個時候在台灣的高等法院是這個樣子嗎?我曾經想要去找到說,是不是因為1949年打輸了以後跑到台灣來,蔣介石為了增加統治的正當性,所以就說你們各省的通通來當最高法院的法官,我當時有這樣的假想,我曾經到國史館去找過這一些蔣介石的什麼筆記啊文件啊,但是沒看到,到目前為止沒看到,但我總是想說,你既然要落實在台灣本土上,你每次用這一些,用這從中國大陸來的法治來批評,但是講到做官的員額每一個人都很堅持,都堅持一定要這麼多做官的員額,我就想不通,這個道理到底在什麼地方?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