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還有各位先進喔,我們剛剛看到那個司法院提到今天發下來那個有關於改革的補充說明,我想提一個我個人的看法,就是司法院希望最高法院的法官產生方式,一開始第一個是由司法院長提名三倍的人選,然後第二階段呢,是由司法院的法官遴選委員會從三倍裡面把它篩選剩兩倍,那最後這兩倍送給總統,總統從兩倍去選一倍出來。

可是我仔細看一下這相關的設計裡面,其實司法院長在裡面的角色佔非常非常的重喔,第一個他選了三倍,第一階段裡面當然全是司法院長的角色喔,那第二個階段裡就有所謂司法院的法官遴選委員會啊,這遴選委員會的成員有六個部分喔,第一個部分是考試院,將來會改那個立法院的司法法治委員會的成員,那第二個部分,法官代表六人,裡面司法院長提名的人出來,三倍兩倍這樣選,第三個檢察官代表一、兩人,這個也是先從法務部選,後來由司法院長裡面再去挑選,所以司法院長也可以介入,那第四個呢,律師代表三人這先從全聯會那邊去選,最後還是由司法院長從裡面再去選兩個,所以司法院長還是有角色,第五個是學者跟社會公正人士六人,這個還是由司法院長來遴聘,所以這個遴選委員會一共十八個人裡面,其中司法院長可以參與或決定意見的人就高達十六個人,那所以這個第一階段跟第二階段幾乎完全都是司法院長可以由個人意志主導阿,那到第三階段才是總統啊,所以這個所謂的民主正當性,是不是基本上都是司法院長一個人的正當性喔。

我個人建議如果說,如果我們真的希望說最高法院的法官產生方式具有民主正當性的話至少在第二階段法官遴選委員會,它司法院長的角色要盡量的淡化,它才能夠真正的成為所謂的民主正當性,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