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擋在鄭院長前面不好意思齁。我只是提出……

是,那個第一齁,我是要想說我是建議說確實我們這個不可能細細細細每個都討論到,但也怕說我發言完畢以後就突然間不見了齁,就是這個議題就不見了,所以是否這個就說,能不能我們發言完本來就有列入紀錄,然後司法院至少能拿回去思考參考一下,那要回應不回應就是由司法院決定,我沒有堅持,只是說我是建議是說縱使不細細在這裡討論,也能夠提供意見,也能夠回去作為一個思考將來啦。

第二個齁我們這次要把它變成這樣,其實除了就是說減少人員,司法的太多的資源以外,那再來還有一個民主正當性也一直討論到齁,那剛剛范委員有提到的一個遴選委員會這邊的事情齁,那我這裡第一我還是針對遴選委員會確實是有一些意見,但是我個人認為齁,這種東西也不宜在這裡大家在這邊喊價、喊幾個人出來,因為這裡涉及複雜的設計,幾個人出席然後幾個人投票,投票後表決幾個通過,所以這種人的問題會……我剛剛講會造成就是說有時候會翻盤啦。

那至於說由司法院院長來提名我覺得還好,因為司法院院長畢竟本來就是有經過這個民主正當性出來,這一點我比較還好,我是怕在遴選委員會過程當中這裡,所以我建議這種也不在這裡討論,而是說將來要擬定這一些誰,還有多少人來可以投票這個,可能要有專業的包含這個比如說政治的專業,會算,會算出說怎麼樣會變成沒有……變成說有哪些派系或哪些族群,會特別掌握這個的,要把這一塊把它給讓大家不會有意見,因為這個畢竟是現在為了是遴選別的來的跟我們這個好像有點差距,所以恐怕不宜完全能夠……至少數字上我覺得不能夠相比擬啦,所以這個是我比較堅持的。

然後跟民主正當性這邊也有關係的就是說,剛剛我們現在已經如果把人數減少這樣的以後,那我們是否還有調辦事法官的問題?或者咧還有我們有很多什麼助理,那這些助理怎麼來的?這些其實都有需要事後再去討論一下,否則的話我們這裡只是顧及外表,露出頭的這些人的民主正當性,啊其實咧講一句就是太阿倒持,變成整個權力其實是由一些我們看不到的人,沒有具名的人在裡邊這個這個控制這些,所以這個可能也是將來設計的時候要好好考慮的。

我最後一個想要提來的就是說如果依照530的這個解釋或者是……530解釋其實沒有講死,應該是說之前的那個司改,好像慢慢要走到supreme court的這一種,那當然這裡沒有提,我覺得還好啦沒有提,但是咧,我很想了解是不是有偷偷的暗藏版本呢?會慢慢走向那邊,那個的話我是沒有辦法支持的,因為我覺得那個齁,完全違反專業,而且美國有美國它自己的那個背景,而且我們又有憲法法院的這個就是說大法官的存在,所以我覺得可能走到這裡就OK了,不應該再還繼續往前走,但是我不知道啦,當然是目前我的意見,這種東西可能運作到最後咧,我們發現說不錯啊,然後大法官呢就是顧樹夕陽,可以不用了,就是跟最高變成supreme court也可以,但是那是將來的,我想現在如果又突然間又把這些拉出來提的話,我看外面的那個什麼爭議會相當的大,所以目前我是支持這裡的齁,但是如果要再往前走,到什麼最遠程目標到supreme court制度的話我就會相當的保留,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