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各位,我就是回顧就是我們1999年那一個全國司改會議會……為什麼在訴訟金字塔的話沒有成功一種非常重要的原因,其實很簡單的,其實說,當時候的司法院長其實……翁岳生其實是有心要推動的,那其實是,後來是失敗。那我講一個非常重要的是,他那時候沒有得到外界政治力的支持,那這次全國司改會議不一樣,這個不是司法院、司法院全國司改會,這是總統府牽拖的司改會議,那我們當然不知道是說,蔡總統未來,她到底有多少的,要用她的政治資本,或是她要自己去,用多少力去推動那是她的一回事,但是我覺得這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如果說今天大家認為是,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向,即使說細節也許大家不同意,我覺得今天還是要,我今天要做一個決議,這個決議出來之後,我們才能給,例如說,蔡總統,或是許院長,當他們要去立法院去推動的時候,他們是帶著民間的聲音,不單單只是司法院內部的聲音啦!如果說今天都沒有決議,其實我們等於是,就是說第一個,我們1999年已經早就已經確定的,只是今天,今天又有一些細節沒有辦法討論,完全沒有做決議的時候,我覺得是,是浪費了一個非常寶貴的機會,特別是,這是我們在總統府下面所召開的全國司改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