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第二個,那個就是有關那個人數的問題,就是說如果我們現在如果要決議的話,我們可以看今天補充資料所提出來的,旁觀人數、任用資格、選任程序跟任期,這四個部分,喔這四個部分,那個別的部分的話呢,像人數的部分,就有不同的想法,然後這裡面也提出了不同的一些質疑,為什麼從15個人變成21個人?然後還有另外就是說,到底是是以人為主呢還是以庭為主?喔,如果你是要變成最後是要,這個統一法律見解的話,是不是就應該是一個庭的問題而不是人數的問題?所以這一部分的話,我們可以,可不可以有一個比較折衷的方案?有沒有可能?

第二個有關任用資格的部分的話呢,我想其中的爭議點就是在,為什麼要據引擬任職務任用資格這一部分,那這個部分的話呢,又跟任期有關,因為秘書長回應的方式是說,因為是終身職,所以的話呢,這部分的話呢,它勢必要有一個法官的任用資格,司法官的任用資格,那這樣子的話呢,才符合憲法所謂的終身保障的,一個終身職的這個問題,那這兩個中間的話,有一點連接在這部分。

選任程序的部分的話,是今天大家討論的焦點喔,因為這部分的話呢,牽涉到是說,很重大的一個變革,就是有所謂的民主正當性的一個設計,那當然這裡面的話呢,有委員提出來是說,對於司法院長,司法院院長,在第一階段、第二階段,就是在遴選委員會的部分的話呢,所扮演的角色都滿重的,那這樣子是不是妥適?那裡面的話呢,當然提到那個個別的那個遴選委員會的人選,到底應該是怎麼樣子?像譬如說呢,是應該是檢察官跟法官……嗯檢察官跟律師人數應該都相同呢?還是是可以照維持現在目前的設計?

那最後就是,總統選任,這總統選任這部分大家反而沒有太多的質……琢磨,不過聽起來的話,反而是總統不太想要,所以這部分的話……任期的部分的話呢,就是有任期制和終身職的問題,就是這幾個,我們大家可以聽出來,大家裡面一些討論,那我們有沒有可能,就……就司法院提出來的這四個議題,我們看看個別可以做出什麼樣子的決議出來,好不好?有沒有還其他人……是,明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