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員額的部分喔,其實你說我們現在要……就我而言啦,現在要決定幾個人,我覺得對我現在要去表決,我是一個難處喔!但是我會認為就是說,因為我們這個……這個我們剛剛一直在討論就是說,我們這個員額的前提是在於這個組織,就是說這個……呃抱歉,是這個程序上我們要走這樣金字塔型的訴訟,我想這大方向上,大家當然都是支持的,可是你員額的多少,其實是建立在這個前提之下的,所以有沒有一個可能是說,其實因為這個,這個制度,到底走向到,是什麼樣實踐,我們做到很堅實的一個金字塔訴訟,是要再看的,有沒有可能這個員額的部分其實是幾年內,階段性的減少?就是說做出一個方向性的,否則的話我們這邊要討論,今天是14、15、17,我真的是,對我而言啦,我是很難去做這樣一個決定,但是方向上,因為我們是支持這樣的金字塔型訴訟,那人事的部分,方向上也是要去減少的,如果是這樣的一個方向,能幾年內逐步的或階段性的減少這樣的方向呢,是否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