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大家好,我是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的副祕書長暨民事程序法委員會副主委謝昆峯。就有關於……訴訟程序中律師強制代理的部分,來跟大家做一些報告。那有關於這個部分,特別是民事……事實審的部分是否應該律師強制代理?那全聯會其實在一百零三年就在北、中、南有辦理過一系列的座談會喔。那這個座談會其實並不是只有律師參加,也邀集了學者、立委,還有法官,一起表示意見。那最後再做出一個彙整報告,那今天我的說明內容大致上就以這個一百零三年的這個座談會的內容,摘要式的跟大家說明喔。

那依照我們全聯會這邊所辦的座談會的內容呢,那與會學者就表示說強制律師代理的功能,主要在於武器平等、訴訟效率的提升、審判長闡明義務的減輕,還有避免濫訴,所以呢它考量的除了私益以外呢,還有公益的部分喔,那學者並以德國為例來表示說,在德國如果應該委任律師代理而未委任律師代理的話,會被認為是欠缺有效出庭進行訴訟的能力。那學者這邊呢,那就更進一步討論並闡述說訴訟程序要順暢的運作,司法資源要能合理運用喔,沒有訴訟法的知識和經驗,那以目前的狀況,人民去踐行無疑會有困難。

特別是目前的「適時提出主義」會有失權的效果,所以對當事人的權利會影響很大,那可是呢如果你又不採取這個失權效果的話呢,那相關爭點整理、證據集中調查等等的,又沒有辦法去落實跟運行喔,所以說會造成訴訟的延宕。那這個一個延宕呢並不是單一案件延宕,而是因為訴訟是一系列的案件所累積的嘛齁,所以說單一案件的延宕之後,整體案件也會延宕,那會產生整個司法訴訟資源的浪費。也因此呢,從這裡來看的話呢,確實是有必要進行這個強制代理這個一個制度齁,那在座談會上律師的部分呢,就是比較具體的就訴訟中遇到的問題呢,跟大家做交流喔。包括第一個,如果說起訴的時候當事人很容易不知道管轄,不知道管轄的規定,違反管轄的規定,那如果說他違反了普通管轄的規定呢,又有所謂的「應訴效」問題,對這個程序上的那個權利會受影響。

除此之外還有不知告知訴訟而未告知,而導致沒有辦法紛爭解決一致,那還有當事人不適格,導致法院以民事訴訟法兩百四十九條第二項駁回之後呢,產生罹於時效的一個不利益,不知道提起反訴,沒有辦法一次紛爭解決,不知道對他造主張的事實予以爭執,產生的自認,那法院沒有辦法做爭點整理及協助簡化爭點,那這些人都……甚至還有被告不知道要主張抵銷抗辯等等的。那還有合意停止訴訟程序之後,並沒有於四個月內聲請續行,那這些都是律師同道在我們的座談會當中提出來,沒有律師協助之下,當事人很容易去忽略到的一些程序上,所應有的保障。

那此外呢,相對而言,如果說今天當事人不知道這些情況的話,常常在實務上的運作上產生一個情況是,法官會運用他的闡明權,去闡明說他有哪些權利要行使,但是有一些情況呢,這個闡明可能就會產生一些爭執,舉例來講,有關於時效的抗辯,請求權基礎,「請求權基礎」這個名詞可能法律人很清楚,但是一般的人民可能不知道,所以我們常常會遇到一個情況是說,我們在開庭的時候,一個沒有律師的當事人,法院問他說請問你的請求權基礎是什麼?那可能當事人是說……又把他的事實的部分又再講一次,那在講一次呢,那其實……法院就又要再去跟他解釋,你是不是要用哪一個法條去告?但這時候就會產生說這個法律要件各方面的問題就跑出來齁,所以會產生……是不是會產生「過度闡明」的問題?那如果過度闡明的話又產生說法院的審判是否公平?好,所以這個部分呢確實在我們程序……我們的實務經驗上來講,確實是會造成一些困擾,那其實我們在座談會中呢,與會的法官啊,大部分是都贊成這個強制代理的部分,那其中有法官也有說以他的經驗來看的話,其實第二審訴訟程序百分之七十大致上都已經有律師代理了。那這個東西是法官個人的意見喔,那我們目前手上沒有數據,在這種情況之下呢,其實他們是樂觀其成,就審判機關來講的實務見解……實務是樂觀其成。

不過他們有疑慮的是說,第一個是有關於律師素質跟專業程度的問題喔,包括分科還有目前律師的員額過多,所產生素質可能下降的一個狀況,另外呢就是說究竟這個酬金成本的負擔啊,會不會造成人民使用司法的那個……接近司法的那個權利受到影響?這是有關於法官的部分。

那立法委員的部分呢?倒是比較保留喔,那疑慮除了包括跟法官一樣,律師素質跟酬金成本的負擔以外呢,那另外包括律師受訓是否應該加強?還有是否應該有專業認證,強制進修、定期評鑑這些制度的建立。好,這個部分是立法委員這邊的,倒是覺得說應該要一併來處理的。

那此外有關於法扶的部分,中低收入戶目前可以受到補助,但是一旦採用這種強制代理制度之下,那有一些他沒有辦法付的起我們目前所謂的……市場上行情的律師費,但是他又不符合法扶的部分,那這個部分要怎麼處理喔,那可能也是要去考慮的。那最後呢有立委是從另外一個部分來看,也就是所謂的城鄉落差。是不是每個地方都有足夠的律師來支援這個強制代理制度,所以這個部分可能也是要一併做為考量。

那綜合以上觀點喔,我以下就整個全聯會的整個彙整報告做一個結論齁,全聯會這邊就該次座談會的彙整報告結論是說,建議推動民事訴訟法漸進式修法,先從第二審部分訴訟類型改採強制代理,例如說一定金額以上的訴訟標的或價額,或者是較複雜,例如說,分割共有物之訴啊等等的齁,參照目前第三審強制律師代理的規定,把律師酬金定為訴訟費用的一部分之後,配合《法律扶助法》的修訂,對於無資力延請律師者,然後可以由法院轉請法扶來給予法律扶助,那這些相關的規定呢,是透過專家學者研擬、訂草案之後呢,再建請司法院跟立法委員推動修法。

好這個是有關於我們一百零三年座談會的內容,那此外最近一個新的發展是,一百零五年底,那有關司法院曾經委託中央研究院張永健教授,就事實審、民事訴訟事件強制律師代理辦法,來進行一個實證研究,那一百零五年底有一個初審委員會的全聯會其實也有派員表達以下的觀點喔:第一個,該次的實證研究事實上他的那個回收率是不高的,法官百分之五十、民眾百分之二十、律師只有百分之十一,那至於為什麼律師不願意填寫或者是說為什麼不參與這樣的一個討論齁,那我們只能猜想說,或許是因為……覺得說是不是因為法律扶助制度會使案件更少?當然這只是單純猜測,這可能要進一步再做實證研究喔。

那另外呢,在這個實證研究報告裡面的假設是……假設性命題呢,是以單純民事訴訟標的金額新台幣五十萬元來界定這個簡易事件跟通常事件程序,而不是依照民事訴訟法上的規定去看,所以這個部分呢也是跟目前法令上有一些不太一樣的地方。

那另外呢報告中研究分析超過五十萬的訴訟中,有訴訟經驗的當事人,傾向不支持律師強制代理的高達百分之六十二點九,先不論說我們剛剛提到的它樣本數其實是不夠的,但是就以這個這麼高的一個數字來看的話,那我們是建議說,如果有機會再做實證研究的時候呢,其實可以再做的更細緻一點,就是說將受訪民眾在第一審、第二審的這個階段呢做區別,然後再來看看是不是第一審、第二審會有不一樣的一個結論,然後再來探詢其原因。

那最後呢是說,以這個實證報告來看的話,律師、法官支持律師強制代理的都高達了八成以上,那其實這個跟我們在座談會所獲得的結論是一樣的喔,那可是這個部分就是說民眾對於律師強制代理的好處是不是知道?那是不是因為這樣導致於在回收……在那個民眾的回收的部分呢,在有自己訴訟的情況下會比較高的一個比率呢不贊成喔,這個建議的部分是應該在……可以在了解一下說,民眾他反對的比率高的一個原因是在哪裡喔,這個我們建議是說是不是可以再進一步的去探尋,那以上是全聯會這邊的一些說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