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范委員這個提到這問題確實是,但是因為呢,我們要設定上訴,尤其上訴三審的條件呢,跟它的基礎是有關係的。也就是說,假設我們從第一審開始就建構一個很好的基礎,那麼將來這個案件判了以後呢,我們把上訴制度做一個比較嚴格的規劃,那就比較具有合理性跟可行性。所以或許這個強制代理的制度,從基層開始來討論來也是一個配套、一個配套,以上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