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聆聽各位先進的報告,我個人認為各位先進好像把強制辯護跟受律師辯護義務權,兩個不同的觀念混在一起了,要不然就是我錯了,要不然可能各位先進可能有一點誤解。那以美國法為例,強制辯護只有一種情形,就是無智識能力,沒辦法完成陳述的人,這種人沒辦法上法庭為自己辯護,一定要有律師替他辯護,這個叫強制辯護。那所謂沒有錢雇用律師的人的被告,法院、國家應該派義務律師來幫他辯護,這是受律師義務辯護權,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那好像我們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一條,把這兩個目的不同的觀點混在一起,啊結果大家、我聽起來也都弄混了。那我贊成擴大受律師義務辯護權的範圍,但是我反對強制辯護範圍的擴大。因為現在強制辯護範圍已經不當的太大了,譬如說第三十一條第一項、第五項,第一項把那個中低收入戶、原住民跟無智識能力的人都混在一起說,這些人一定要有律師幫他辯護,這些人就一般的案件,他有能力來陳述意見啊,那把他跟無智識能力跟禁治產的人同列,到底是在保護他們還是看不起他們?

那偵查中更是這樣,偵查中把原住民跟精神障礙的人同列,說這些人要有、要強制辯護。那像剛才那個林司長也講到,偵查中其實最大宗的就是酒駕進來的、逮捕進來,那酒駕逮捕進來這個案件,我們都有既定的處理程序,初犯的話他如果願意繳緩起訴處分金,我們通常會給緩起訴。那即使聲請簡判,法院依照他的酒精濃度,也都會給他一定額度的處罰嘛,這個都是固定的。那這些人,你把他強制辯護,到底是在保護這些原住民還是在圖利律師?所以我想我們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應該把這兩個觀點區別清楚,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