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王委員。那個首先先報告一下,就是說,有關公益律師、律師公益時數的那個部分。那因為這個其實在我們的第三組的分小組討論的時候,其實當時因為當時法務部有這個部分要求我們公會去做報告,所以其實在第三組我們有提出我們的報告。那簡單來說,第一個當然直接回應,我們現在當然沒有去做目前、至少台北律師公會沒有針對個別律師的公益時數,你做了多少件義務辯護的案件,這部分是沒有一個具體的統計資料,這個是第一點。

第二個部分,那我想就是台北律師公會目前就是說,從過去以來一直在做的這部分,就如剛才我們的法務部的有提到說,我們之前有推過陪偵的制度,那另外我們現在還有這義務辯護,這部分是義務辯護的範圍。

那另外呢,我們現在是有跟法扶做一個合作啦,那這一塊其實我們在去年開始,我們台北律師公會還開始跟各個NGO、社會公益團體我們架設一個平台,這不單純只是一個司法的領域,其實針對一些社會的領域,我們有一些公益團體來跟我們北公會,透過中午的一個午間的一個活動,由他們來提出他們希望怎樣的一個服務。因為其實每個社會團體所需要的服務是不一樣的,他們需要怎樣法律的諮詢是不一樣,所以我們現在是有這樣的一個平台。

那第三個問題就是針對我們的那個條文的部分,我想我就就文字上,我們是針對律師法草案第三十九條第一項,我們是把它增訂為「律師應主動、積極參與社會公益事務」,那為什麼這一部分跟法務部的目前是不一樣的在哪裡呢?因為我們有注意到法務部它的草案裡面,它其實在第三組也是這麼提啦,它說「律師法要明訂律師每年公益服務的時數」,但是其實看看法務部後面所附的外國立法例很清楚,其實應該我們至少從法務部所附的條文裡面,我們沒有看到哪個國家是直接在法律層次把時數定出來的。那剛才講到五十小時其實是美國ABA的一個規定,那這個部分呢,其實就是他是要求說你加入的律師每年要五十個小時,那這一塊其實當時我們北律去年在提這個律師法的時候,我們其實也是秉持這樣的一個精神,那但是因為這一塊其實將來都會涉及到全國性的律師組織,因為也不是我們北律一個公會可以達到的,所以到時候們會希望說,全國律師組織能夠把這部分能夠定清楚,那也會、就是說降低大家對於說將剛才講到的不僅僅是義務辯護還有強制辯護的部分,或者是律師強制代理的部分。那因為剛才有很大的疑慮是來自於那個來源,就是誰來提供這樣的服務,最後是由國家呢?還是說,因為律師的角色大家對律師有很大的公益的期待,所以需要律師能夠來提供。

我想這一部分,我相信站在公會的立場裡面,我們是有很深刻的體認到這一點,所以我們才會在去年的時候,我們就認為說,把現行法只定在我們的倫理規範裡面,我們就直接放在法律裡面,然後讓我們的公會將來針對,因為現在有很多具體的執行方法要怎麼做其實不清楚。那也如剛才委員問到的第一個問題,我們現在做了哪一些,那公益的範圍要怎麼去界定。那公益的範圍、那現在各種的社會團體,他所做的、他所需要的法律的服務這部分,我們要怎麼去認定是屬於假設未來是五十小時或四十小時要怎麼去認定,這部分其實我們會認為還是、我們會很認真去針對實際上的需求來定出來,那要怎麼去、不管是怎麼去算啦、如何去扣抵啦這部分,那也希望容留我們律師公會來進一步討論,這樣,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