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好意思,因為那個我們法扶剛好前年有到澳洲去參訪,裡面有一大塊就去看律師的pro bono。那澳洲當然因為它是聯邦制,每個州不大一樣,並不是所有全國一致性的要求、法律明文要求。那簡單講,澳洲的這個律師的pro bono簡單講它把它界定為是跟法律扶助是兩塊領域的,法律扶助原則上面是屬於對於弱勢者他訴訟權的一個保障,這是國家的義務,因為他的個案可能不牽涉到公益,他可能個人的私益,所以,在澳洲它的經驗上是這樣子,就是說它把法律扶助跟律師的pro bono切開來以後,那麼凡是你資歷上面你符合這個法律扶助,這本來就是國家應該要協助他提供一個律師的服務。所以它另外有一個這個律師pro bono的平台,它並不是用法律強制規定,它用律師界成立協會的方式,它有一個專門在推動律師公益的一個協會,它每年建立澳洲的律師每年應該要有多少的公益時數。那這公益時數要怎麼取得呢?這個公益時數要經過他們的某一些的認證,譬如說,某一些各式各樣的NGO,它可能會有各式各樣的案件,譬如說我舉、譬如說台權會,可能因為他做無國籍人士,那麼可能他不符合法扶的資歷標準,或是法扶的規定,那麼這時候他們會透過這些NGO,去跟這些有登記的這些公益的律師它去結合,那麼它把這個案件派給這個公益律師,它有一個時數的認定,那它會給他一個時數。那這個時數達到了以後,可能它有幾種獎勵的方式,它原則上是用獎勵的,譬如說,它在有關政府的採購裡面,有關採購律師的服務的時候,那麼你有公益時數它優先。或者是說,它給你公開的表揚,所以我去澳洲的時候就看到它基本上面透過把法律扶助跟律師pro bono兩個、兩個途徑同時並進,而不是把它併在一起的狀況底下,它去擴大對這一些比較弱勢者的整體的服務,因為它不會把法律扶助當成是pro bono,因為它基本上是有償的,而且它是針對個案,是由國家來負擔義務的。

那麼,這樣的一個方式我們就看到很多NGO,它就甚至有一些律師事務所,它會指派很年輕的律師到這個NGO裡面去常駐啦,譬如說駐個一年、兩年,那麼這個事務所就會把這個律師拆來這個NGO裡面的資歷,算為他在事務所裡面的資歷,所以它達到一個雙贏的一個局面,就是說很多NGO它也得到了這個律師的協助,那很多不符合法扶的一些標準的案件的類型,他們也媒合到適當的這個律師,所以我想、這部分我想,可能因為剛才也一直提到,法扶會做一個澄清就是說,現在就我們掌握的資料裡面,把法扶當成是公益在操作的幾乎是沒有啦,只有中國他們律師的這個強制一定每年要有一個公益時數,他們用法扶的案件可以去折抵。其他的國家裡面我們沒有看到,因為他承接法扶的案件去折抵公益時數,因為法扶本身基本上面跟公益案件,我想它必須有個區隔。如果說把法扶當成是將來律師界可以公益折抵的話,那麼我必須跟各位委員報告,可能現有的NGO會找不到律師,因為大家都來折抵法扶的時數,根本不需要到NGO裡面去服務,所以我想在這邊剛好利用這個時間跟各位委員做一個報告。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