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先進。我剛剛聽到考選部講說、或是其他律師公會,也有提到說是目前的律師、目前的人數這部分已經不是問題了,而是應該是說他專業的問題才會是我們現在今天要講的強制代理,或是強制辯護的一個焦點,我是蠻贊同的啦。我以我以前當律師、我在國外去念書之前是當律師,然後也看到美國的情況來看,事實上,這個律師的專業,是應該是從考上之後的這個律師事務所的訓練才是重要的,而不是說,你說考上的時候他程度不好,然後就因此要降低他錄取的人數來講,這個是不合邏輯的,跟其他國家的情況是不合的。所以其實現在要增加這個律師的專業,我想很重要的是考選部之後跟律師公會這些如何來加強他的專業訓練,那讓他實習可以多樣化,那來提升他的專業我想是最重要的。如果說只靠說錄取人數很少,然後來想要達到這樣的目的,我想是不對的方向。

那我們看到像美國的一些著名的這個法學院的現在的改革,它也是往這方面在做,它就是課程改革。那課程改革裡面很重要的是怎麼樣?加強實務的課程,就是理論跟實務的老師一起上課,來教授法學院的學生,我想這方面對於專業的提升也都是很有幫助的。所以我剛剛看到幾位的這個律師的先進,跟我們考選部的代表,或是法扶,他們都是在強調這一點,我覺得是很重要的方向,而不是在講說以後盡量把人額減少,然後呢,我們現在在強制代理跟強制辯護這議題上,會被外界所講的就是說,你是圖利於律師嘛,他都會有這樣的想法。那我們也知道說,你如果通過競爭,就律師增加,然後他就品質就會升高,然後價格就會下降。這方面是兼有這個就是配套的措施,所以我的淺見是認為說,應該是朝這個方向,那律師考上了以後,這些法律系畢業的學生應該在專業的訓練上,應該是多去著墨,包括這個考選部甚至把各公司的法務這邊的訓練都可以來當允許他,這樣才不會像很多律師他找不到實習的,然後也變成是說,你好像純粹來幫他打工、白打工,然後每一點的這個費用給他,這個都是全世界很少看到這種情況。就是剛剛講說律師要有pro bono,其實我們代為訓練將來為這個社會服務的律師,都是一種公益的情況,當然其他國家不是這樣概念,因為我們現在我們聽到很多的律師事務所,都是不給實習的律師任何的費用,這是非常不對的事情。所以我的淺見是認為說,在這部分的話,強調律師的專業,讓將來的強制代理跟強制辯護能夠更好的實施,這是確保律師的品質應該是在考選部跟律師公會這些呢應該合作,然後加強這些考上的律師的這個專業的訓練,然後他實務的經驗更豐富,才能夠把這個制度作為一個配套的措施,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