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我非常贊同劉委員的那個意見,那我想做一點補充,就是剛剛才劉委員提出那個律師的整個那個素質是有三個環節:一個是法學教育的環節;第二個是考選的環節;第三個是訓練的環節。這三個環節其實都非常的重要。那我只是要在就我的了解呢,以及這個從法律的規範上面,做一點補充,就是有關法學教育這個部分跟這個後續的這個訓練的部分,其實不在考選部的權限範圍。那法學教育的部分是教育部的這個部分,所以如果要強化整個法學教育,也就我們現在的這個法律教育導致律師的素質可能有一些值得檢討的地方,其實教育部必須要負非常大的這個責任。那這個部分我希望能夠把它呈現出來。

第二個部分有關這個考上之後的這個有關律師的訓練的部分,其實是法務部的這個職掌,那當然現在法務部整個是交給這個律師公會的來負責,那也就是所謂的這個在律師事務所的這個實習這個部分,或者是訓練這個部分,當然這個事涉及到整個制度,但這個部份不在考選部,它考選部沒有辦法去管到這個律師訓練的部分,因此這兩塊部分,如果要讓這個整個圖像更為清楚的話呢,我們應該要把兩個部門要放進來。

那麼再來就是就這個考選這個部份呢,當然剛剛這個劉委員當然直接指到是說,現在這個名額的問題是不是有要降低或是提高,那這個部分剛剛考選部基本上沒有特別去提到這個名額是不是過多或過少,或者是不是要減少,而是說有關考選的這個制度呢,有關這個錄取的標準,到底合不合理,那以及這個考選的方式是否應該要做全面性的這個檢討,我想這個部分應該是我們要比較關心。剛剛劉委員特別提到說,他過去也當過律師,那當然現在是法學教授,那麼也為我們的這個法學的這個律師考選,有參與非常多的貢獻,但是相對來講,我們現在考選其實很多部分,是不是具有足夠的來考選的這個資格,講得比較簡單例子就是說,來做考選律師的這些老師們,他本身有沒有可能考上律師,那這個本身可能就是一個問題。那這個部分呢可能是,我覺得如果說,未來我們要來全面推動強制律師的這個制度的話,那這個部分呢,這個制度如果不改的話,那麼我是深深……相當……非常擔憂,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