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這個部分,確實會牽涉到包括法學教育、考選以及這個進修這一塊,那這個幾個制度其實是環環相扣的。那關於這個進修的這一塊,就是訓練這一塊,那目前是分職前跟在職。那職前訓練這一塊呢,其實都會牽涉到目前的職前訓練,就這個場所的問題,目前只是限在律師事務所。所以這一塊呢,包括律師公會,我們一直也在包括在開研討會、座談會等等的,一直是呼籲希望能夠擴大,就是除律師事務所以外的場所,作為在職訓練的一個場所。

那另外一塊就是在職進修這一塊,那台北律師公會針對這個在職進修這一塊,包括我們週間以及這個假日,這一塊其實在職進修的這一塊,其實辦理的密度是非常的高的,我們希望能夠提升律師的執業技能。我想我們在討論強制代理的時候,這些都是環環相扣的,都必須一起被討論,包括我們在今年的一月一號,我們也建置了線上教學的這一塊,這是這個部份我補充說明。

那另外一個部分呢,剛才這個秘書長提到這個在家事案件裡面,關於這個程序監理人的這個角色,那程序監理人的角色在家事事件法十五條,其實程序監理人的角色,跟律師的代理的角色完全的不同的、是完全不同的,因為程序監理人的角色他是來補足這個不具程序能力人他程序上的利益。那我簡單來講就是說,比方在一個未成年子女監護的案件,他其實是選任這個程序監理人呢,他做出面談、評估報告,來定說誰比較是適任的監護人,然後他可以獨立的上訴抗告。換句話說,他是具備一個獨立性的,跟律師的代理他是代理一方,那角色完全的不同。所以程序監理人的角色目前很多的來源,反而是心理師。在未成年子女監護或者一些監護宣告的案件,他選的很多是心理師,那兩個角色上是完全的不同的。我先做一個補充報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