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大家好。那剛剛好幾位先進都已經提到了那個,就是律師考選制度改革的問題,那這個議題其實在第四組有關於那個司法考試的那個改革部分已經有決議,未來的方向就是除了三合一以外擴大多合一,也就是說未來包括律師在內都是跟司法考試,就是司法官一起就是受訓,還有就是說其中的那些教育訓練的改革,就是會放在一起的。所以假定未來往那個方向的話,應該會比現在單純的、就是說由律師單獨,只在律師事務所這個場域來受實務訓練,應該要充實很多,我相信對那個,就是說律師的質也會有提升的。那這個部分因為在別組有討論,我就稍微說明一下。

那第二點就是,剛才吳巡龍委員有提到一個重要的觀念,我也覺得說,可能我們等一下在做決議之前,就是說要稍微區分一下,我們現在是希望說強化義務律師的義務辯護,還是說要把強制辯護擴大到那麼大?因為上一次的全國司改會,對於就是說,偵查中的強制辯護這個議題其實是討論過的,當時其實我們就有特別提醒說,偵查中本來所有的這個嫌疑人跟被告都可以請律師的,它的問題只是在於說,不見得每個人都有能力請律師。那沒有能力請律師怎麼辦呢?那時候有做一個決議就是說,那時候因為還沒有那個法扶嘛,就是那時候就做出一個決議說,國家有義務要提供國選辯護人給這個需要律師的人來使用,但並不是強迫他要使用律師。我記得上次開會的時候黃怡碧委員其實就一直有疑問這件事情就是說,我如果覺得我不需要律師協助我,我難道不能放棄嗎?她就是一直對這個有疑問,所以我覺得可能這個部分大家要釐清楚。一個想請律師的人那麼他沒有能力,是國家有義務要幫助他請律師、給他律師,但是是不是一定要強迫他,我非有律師不可?那這個也涉及到就是說,到底是保護還是說反而對他造成了這個就是說,這個人權上的一個侵犯?那這個大家要再思考一下。

那第三點就是說,對於就是說假定我們是建立在強制辯護,或者是強制律師代理這個前提之下的話,因為民刑事有不一樣的,那我不曉得各位是不是有仔細看過那個司法院在會前提供給我們的這個實證研究報告,那其中委託中研院這一份這個報告,他有一個最後的結論是蠻有趣的發現,就是有超過八成的法官跟律師,是贊成民事訴訟在事實審採強制律師代理,但是一般人民跟訴訟代理人,他的態度跟專業人是不一樣的,那尤其是訴訟當事人他的反對率是最高的,反而就是說,在使用這個訴訟制度的……使用律師資源的這個人,他們對於強制律師代理是、就是說比較反對的,那這是一個有趣的現象,到底是什麼原因我不太清楚。是他這個使用的這個經驗不好還是什麼,還是他認為這個制度對他沒有什麼幫助,那可能有需要進一步探究。那所以我是覺得說,雖然另外一個研究報告,就是也是司法院委託給……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