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對對,許士宦教授,台大的,那他們主要是針對也是民事事實審,然後是針對外國制度的部分做分析研究。結論上就是說,當然有告訴大家就是說,外國有很多的制度其實已經是有律師強制代理。不過我就是想提醒就是說,有時候我們在引進外國制度的時候,在外國操作得很美好的,我們覺得理論上也沒有問題的,放到國內來之後,其實當事人不見得接受,或者是社會不見得覺得這是個善意的制度,那所以根據剛才的那個,就是說實證的研究分析,我覺得可能還是要就是說擴大……我贊成司法院基本上的方向就是說,選擇就是說,有限的案件的類型,或者是說像譬如說民事的簡易訴訟那個就不需要或怎麼樣,就是說漸進逐步的去擴大實施跟觀察,那不要就是說太躁進,那一下子範圍跨出去,民眾還不理解這是什麼,他心裡會感受說,這是增加我的這個就是說負擔、訴訟上的負擔。那過去兩個禮拜其實媒體對這個議題也有一點批評,雖然他們的理解可能不完全正確,就會覺得說、我看到有一種說法就是說,奇怪,現在不是要推動人民參與審判?一般不懂法律的人民都可以當法官來決定案子的結果,為什麼反而害怕人民自己訴訟打官司?這個邏輯,我不曉得就是說,如果我們採取律師強制代理,那這個邏輯是要怎麼去說明讓一般人可以理解?那我就律師強制代理的部分,我做以上補充,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