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問題很簡單,就是我們一方面在想說要把那個訴訟的品質拉高其中一個工具就是說,就是律師的代理制度的建立,但是看起來有很多配套,但我比較關心是品質跟倫理的議題,就是說,從剛剛那個聽起來,考訓用當然是要一起討論,可是其實律師的考試直到他就是考完之後,就是進入那個所謂的你們的職前跟在職訓練,但我比較看不到在職訓練,因為職前訓練其實就是在律師事務所做見習嘛,但是那個後續的那個在職訓練,好像比較沒有突顯。那另外一個就是那個quality的control,那因為根據你的數字,只有台北有這個數字,好像全國沒有嘛,就是說每個月好像有什麼五點五件的通報,然後有大概一點多件是成立嘛,那這個也是我覺得蠻重要的就是說,在我看那個律師倫理的那個部分、根據你們律師倫理,我覺得就是比較模糊。那未來如果我們決定走這個強制代理路線,我覺得剛剛所提的每一個東西都要分得很清楚,那如果我們要強制代理,那是不是在律師practice的這個所謂的品質跟倫理的加強,似乎也是必須要納入討論,這還是我的詢問,因為我其實不是太清楚你們律師是不是有所謂的在職訓練,因為聽起來台北好像是說你們有定期在辦,因為我們這次討論這個感覺是要把律師拉到一個比較公益的方向去走,因為律師一般被認為比較是私利的這個取向,那現在走公益的話,變成在職的法學的訓練就變得非常重要,如何讓律師更認識到社會上的需要,以及他們的一個對社會的一個職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