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先進。有關於這個讓律師全面參與訴訟的這樣的一個想法、構想,基本上是非常贊成。特別是在刑事案件上面,我永遠相信說刑事案件的被告他有請求律師辯護的權利,這是他應該要具有的憲法上面的權利,所以even他的案件是發生在半夜,他也應該要有隨時可以請得到律師來幫他辯護的這樣的權利,如果我們相信說醫院有急診室,夜間可以去救助那些重大傷病的話,律師也應該要有夜間的,可以去幫助在夜間有發生事情、需要律師協助的人。所以剛剛聽到法務部林司長說,半夜送到警詢的那些被告,你跟他講說你不要請律師要不然你要多等四個小時,你二十四小時可以回家,你要多拖四個小時,我覺得不是這樣講,因為你這樣講的話你基本上蘇建和的案子就是這樣啊,沒有律師結果後來搞成那個樣子。事實上你本來警詢的時候,你就是應該想辦法半夜讓律師要能夠、當被告需要律師的時候,律師就隨時就應該要出動,而不是說,你這律師半夜都要睡覺,所以你一定等不到,你要等四個小時,你就要晚四個小時回家喔,不是這樣子,這樣子是侵害被告的人權,這是第一點。

然後第二個就是說,刑事案件如果被告他是被國家發動然後對他可能要有定罪的問題,所以他當面臨國家的偵查的時候,他選任的這個辯護人是不是應該要由所謂的國家來負擔這個費用?也就是剛剛蔡委員提到的就是國選律師的這個制度,如果是要用這種國選律師的制度的話,我蠻想知道就是法務部有沒有辦法編列這樣的經費。如果編列不出來這樣的經費的話,那這個國選律師制度那其實基本上是紙上談兵的一件事情。

那另外剛才也提到說民事案件如果說要強制律師的話,其實一個問題,就是很多民事案件、特別是財產權的案件,它的財產標的可能只有三萬、五萬塊,那你請一個律師的話可能就要八萬、十萬,你這律師費用比這個你的標的還要高,那誰要請律師呢?所以如果說,我們在民事案件也要強制律師代理的話,是不是我們規定就是敗訴的一方你要負擔勝訴這一方的律師費用?但是如果這樣的規定的話,另外一個問題就來了,因為每個律師的酬金都不一樣啊,那我如果今天請的是很大的律師,這樣出一次庭可能就要三十萬,他請的是一個小律師,他的出庭費用只有五萬、十萬,這律師的這個酬金的問題還有被告負擔該怎麼負擔,這就是另外一個問題。

還有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律師如果說他怠於行使職務,然後造成當事人的權益損害的時候,這個有沒有損害賠償的問題呀?特別是……我不好意思要特別請教這個法扶的執行長陳執行長,因為我們看到台北律師公會的這個資料裡面,有提到一段,我看到眼睛一亮啊。它在它的資料第五頁提到說,現在法扶的核定的律師報酬偏低,如果日後實施強制代理的話,可能會有大量的案件湧入法扶基金會,而更加壓縮律師的酬金報酬,而影響扶助律師的扶助品質,甚至損及當事人權益。所以換句話說,台北律師公會就認為說,現在法扶律師的品質可能是會因為大量的案件下來,然後因為給的pay太少了,所以他可能就會辦案辦得很隨隨便便,影響當事人權益,法扶會接受這樣的說法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