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因為我是律師界出身的,馬上要回到律師界,但是我必須也坦白講就是說,現在這個法扶的扶助律師的品質,確實外界有很多批評,那我想簡單的講就是說,律師界普遍的反應當然是說,你給我的酬金根本不夠我的成本,我怎麼付出跟我接一般案件相同的?所以我想當然酬金整體來講是不是偏低,我認為應該是要不同的程序去檢討,不能講全面偏低,但確實有一些程序是偏低。譬如說,現在律師界比較質疑的大概就是消債案件的酬金,平均下來一件不到一萬塊,那當然律師界會覺得他根本就不符成本嘛,那或者是說,家事案件的和解,那因為現在強制要調解,那麼調解可能有的兩次、三次,有的甚至到五次、六次,結果我們是給他、譬如說只給他八千塊,他認為這酬金太低了。那我想這個酬金是另外一大塊的問題,那就其實剛剛那個北律的代表有提過,其實我提供法扶的經驗,我們事實上是有對律師有做……不能是懲戒啦,但是法扶因為有對扶助律師,我們一年有派這麼多案件,所以我們對律師的品質我們有在控制。

簡單講,我們一年大概有受理大概……平均大概在一百件左右的這個受扶助人來申訴、對律師的申訴,我們一年大概會做成五十件對律師的一些處分,那處分包括這個停止派案,然後給他警告啦,那麼嚴重的我們會移送到律師懲戒委員會,因為法扶基金會有移送權,我們一年大概會移送十件左右的案件到台北律師公會。那移送通常是因為我們認為已經嚴重了,那除了這一些已經明顯那麼有這個……坦白講已經違反律師職業倫理了,通常處罰的類型大概、比較嚴重的是說他耽誤了期限,譬如說這個上訴第三審的時間。派給你兩個月都沒有辦,結果時間一到就被駁回,這個我們認為是很重大。

另外就是說他沒有去開庭,案件派給他,他沒有去開庭,或者說他沒有去接見這個在監、在押的被告,或者是說他沒有提出書狀、或書狀非常簡略,那麼這個我們會透過我們的程序給他一定的處分。那另外我們還有一塊比較隱藏的就是說,並沒有做成很正式的處分是說,我們會針對每個個案辦理,如果認為有一些可能辦得不大適當,我們會給他減酬、減酬。所以前面來講的話,法扶是有一個對律師品質的這個處理的機制。那整體來講,必須跟各位委員坦白的這個說明就是說,看起來大概有百分之八十,我們認為是這個律師辦案品質是沒有問題,那真正會有問題的大概在百分之十左右,我們認為這個律師辦案品質上面有一些問題。那這個到底是因為他認為酬金太低,或者是說他本身的專業訓練不足,這個就不是我們能夠分析的。那法扶本身也有在提供律師教育訓練,我們每一年會辦幾十場的律師教育訓練,我們也跟北律一樣,我們開始已經提供線上了,所以這一塊律師的品質確實我認為、因為我自己也身為律師界的一員,我們認為律師界應該要嚴肅地去面對,到底律師界本身目前所謂律師自治裡面在處理律師倫理問題,是不是處理到社會一致的認同?在我站在法扶的立場來看,我是認為還有努力的空間啦。

那另外我附帶針對剛剛講的這個,因為有好幾次提到這個律師陪偵第一次的警詢,事實上我們有一個專案,我們有一個二十四小時的律師陪偵的專案,但坦白講,成效不彰。成效不彰是因為它是任意性的,因為法律並沒有規定他一定要來申請,那沒有錯,法律上面可能賦予你這個權利,那麼你要不要行使是在於你呀,可是我們必須顧慮到就是說,偵查中的特殊狀態,因為他是整個人被逮捕啊,逮捕狀況底下,你說他還能夠說我想要不要律師?坦白講,他會被這個負責偵辦的警察或檢察官有很大的影響力。那我們之所以這個整個陪偵制度沒有辦很落實是因為有好幾個原因,就是說當然有時間要等待,但其中有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因為,警察他不願意配合嘛,案件他抓到了以後,他就不想律師在場,他就不會跟當事人講說你可以請一個陪偵。那我簡單講就是說,我們也認為說,這個是一個很重要的,你第一次被警察逮捕,坦白講不管你多有資歷,你說你要馬上找一個律師很困難嘛,我們當時設二十四小時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但現實操作就很困難,我們也曾經試過排班律師,可是律師排了一個禮拜都沒有一些案件他就不排了啊,所以排班等於沒有用,因為案件量太少,警察願意轉介的這個案件太少了。

所以我們後來大概有參考譬如說在英國、在歐盟,他們慢慢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就是說,在警察第一次偵詢的時候,一定要給他一個律師的服務,那麼這個服務除了說可以派律師到現場以外,事實上可以採用電話的,所以假設各位委員認為可行的話,那麼法扶可以設一個二十四小時的陪偵專線,那我只要律師來輪值,那麼案件抓到第一次不關它大小案,他打個電話來問嘛,給他很多程序上的建議,你說酒駕、毒品,雖然很簡單,但是當事人覺得這個很複雜,那你給他一個電話的諮詢,重要的再派律師到場,簡單的就電話上給他一些建議,那就結案了嘛。所以我們認為假設要真正解決將來後面的這個金字塔型的訴訟程序,恐怕這個尤其在刑案是在偵查是最重要……尤其是在警察、偵查的這個階段,但是我們可以知道,這一部分在警察、這個偵查階段有律師的比例又更低了,那尤其是第一次。所以如果各位委員認同的話,我想認為應該是說,資源有效使用,那可能可以採用英國或歐盟的作法,就設電話專線,應該是一個解決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