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先進,簡短回一下剛才范委員的提問。關於就是這個國選律師的部分,不過我先強調一下,國選律師主要是針對無資力的被告,那剛才蔡委員也特別強調,這對無資力被告的時候的選任由國家來支應選任的國選律師。那主要也是針對審判中的案件,這個制度其實是目前還在研議當中,那當時主管的負責研議跟可能將來會主管的機關應該是司法院,這邊也先說明一下,所以這個法務部可能就沒有再介入。那再來就是第二個問題,關於還是要強調一下,偵查中逮捕的被告如果要全面的……,剛才范委員的意思是強制辯護嘛,齁?認為陪偵是不夠的,是強制辯護。但是強制辯護,剛才范委員提到的那個所謂說要等四小時是藉口,不過我還是強調,真的實務上,因為現在逮捕的被告在很多……也許在台北地區不是個問題,但是在很多縣市確實是在夜間訊問的時候是找不到,像現在實施中的,像原住民啊,或者說……,最重要的是原住民跟這個有精神障礙的,這些必須強制辯護,偵查中必須強制辯護的案件常會發生找不到律師的狀況,那很多地檢署都在反應。譬如說,我舉例啦,實際上像新竹地檢署他有很多這個……,他的幅員非常廣闊,那原住民的酒駕案件非常多,但偏遠山區又很多啊,確實會碰到臨時找不到律師的狀況,並不是說我們是故意說警方……,但我不能排除是警方跟被告講你要找律師還要等四小時,當然我不排除,但確實實務上常常發生找不到律師的情況。

那我舉一個我個人經驗,其實今年剛不久才通過偵查中這個聲押的時候強制辯護的案件。那其實早在六年前,我還在台北地檢署的時候就準備要試行推動,那時候由台北地院找了台北地檢署,還有律師全聯會、律師公會都在台北地院召開了一個會議,那大家想看看可不可以配合推動聲押庭的……,偵查中聲押庭的強制辯護。那麼法院說Okay沒問題,台北地檢說Okay全力配合,我們排內勤兩班制,應付這個聲押庭的內勤的這個強制辯護案件,但是說真的當時提出有困難的就是律師公會,台北律師公會,還有律師全聯會也認為說他們沒辦法排班,就是排班。所以希望能由公設辯護人來支應,但是當時公設辯護人的代表也強烈抗議說,已經那個時候要預計裁撤公設辯護人,他說他們人力有限,根本沒辦法支應,所以這是實際上的問題啦。那現在我們剛好今年已經通過這個聲押庭的強制辯護,我們不妨試看看,看律師界有沒有辦法支應這個排班制度,我覺得很重要的是律師可能就要像法官跟檢察官一樣要排內勤值班,那當然我們……,如果說能夠在駐點值班,譬如說在派出所駐點,那當然就更能排除警方故意說要等律師啊,如果有駐點律師就在旁邊,那隨時有案件就隨時問,當然更可以排除警方技巧性的排除辯護人在場,那這是簡單的建議,說明實務上確實有困難啊,就是排班的問題律師排班的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