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點,我覺得謝謝吳巡龍檢察官對這個所謂人民有權利請求,然後國家有義務協助,還有強制辯護的澄清;然後也支持張升星委員的關於這個被告轉換為證人身分的這種法庭的程序參與。那麼我要補充的就是說人民可以當法官,那為什麼不能自己打官司?我想這種質疑是需要澄清的。法官自己上法庭,也可以請律師。甚至法官自己上法庭,因為他是被告,因為他是當事人,他不夠冷靜,他還需要律師協助。所以不是自己當法官就一定可以自己當辯護人的,所以這個疑問是根本不應該存在的。

那麼接著就是針對林麗瑩檢察官剛剛提到說,因為被告在那邊等,然後律師那麼久沒有來,所以他等律師等到還要被失去自由比較久,然後呢,所以呢他不如沒有律師。這種情況正好說明,被告是陷在一個被迫放棄被保護的一個狀態,這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情。所以是國家如果有義務來幫忙他的話,那就是要把這個義務做得更好,是我們如果在程序上進行得讓被告能夠沒有疏漏的被接住,而不是說這樣就算了,這個制度我們就不要了。那剛剛這個陳執行長所提的,這就是至少有電話協助,現在是什麼?要對外聯絡都不准被告對外聯絡的,就讓你在那邊待二十四小時,待很久,在警察機關,他根本就不讓你對外聯繫,那完全你根本在一種無助的狀態。這種情形是一定要改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