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講的是,那個因為我們這一次它寫是寫說,民刑事上訴程序改革,然後……所以才有這個……然後這個跟強制辯護、強制代理等等。那事實上我們看一下,就是說我們這整個上訴,就是金字塔化到後來上個禮拜……上次討論的那個法院最高那邊。其實也還是有行政訴訟,然後我看這個,我們的那個上訴……改革配套司法院的資料的補充也是有提到行政訴訟這一塊。那當然因為我們今天請專家來的時候都沒有……可能也沒跟他講到行政訴訟啦。

那所以我這邊特別要提出的就是說,要說人民對司改有感的話,那個民事案件因為比較多是私人對私人,都還好,因為不是你輸就是我輸這樣子。但是刑事案件和行政案件呢,讓人家感覺是比較明顯,那行政案件一直被人家稱為「駁回法院」,但是這駁回法院我這裡有另外的解讀。駁回的話因為說濫訴多、駁回多,這是正常的。濫訴多、駁回多,這是正常的。因為我們行政訴訟亂打的其實是蠻多的啦。那這裡也包括說假使我們這個行政訴訟這一邊,無論說是要強制代理,還是說某些特定案件強制代理的時候,我不知道我們的律師道長們準備好了沒?這一點我是非常提出強烈的質疑。

為什麼呢?因為我們台灣行政法考國家考試是很後面的事。以我們當時大學畢業的時候,讀那個國父遺教還比讀行政還重,因為國父遺教要考,行政法不必考。那年輕的這些應該是要會了嗎?欸,不一定。因為呢,我們向來就是因為輕民刑……不,重民刑然後輕行政法的關係,所以那個行政法不好也是可以考得上,沒有什麼太大關係。所以有時候我覺得我們行政,有時候連那個律師……比如說我在公懲會的、我在各種訴願會的,或者是說有律師的那個同學來詢問,然後請他們年輕律師來講。我們會發現說我們的律師在這種行政法方面的那個common sense也很欠缺。譬如說對行政處分的概念沒有辦法理解,然後大概對行政法的理解就是集中在那個公私法區別這種不是很重要的事情,然後對於所謂的訴訟權能的概念就是當事人適格這概念也都是似是而非地亂講一通的就好。或者是說把這個最可怕的是說誤以為撤銷訴訟打輸了,改打確認處分無效訴訟,確認處分無效訴訟打輸了再打一個確認處分違法訴訟。亂打一通。那這樣子當然案件會越來越多,那要駁回的話我也會都把他駁回掉啦。

所以我是趁這個機會就是說其實我們在討論這個也是要注意到說,律師或者是訴訟代理人之於行政訴訟這一塊應該要怎麼樣去提升,應該要怎麼樣去提升。那這樣子的話我們那個行政訴訟打起來才有意義,然後要把它所謂的金字塔化,然後對人民權益確實還是有保護,而不只是為了金字塔而金字塔,我覺得可能是蠻重要的。那所以在這裡我並不是說要詢問或怎麼樣,我是說想要提出因為既然很多專家還有這個業界的代表人在這裡的話,應該我們可以提出這個提供大家參考,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