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首先謝謝那個兩個律師律師公會的代表,還有那個法務部林司長的說明,那我有一些不同的意見啦。第一個那個我讀過的資料跟我剛剛又去上網查了書,其實是美國律師公會並沒有要求,是希望。並沒有要求那一個,所以那一個並沒有義務啦。所以我想那一個我希望法務部再去查一下。第二個但是美國在州的層次,至少我在看的2009的研究報告是有四個州的城市四個州的城市是要求他的州的要有那個義務的身分。當時在ABS沒有,在ABS沒有,那他平均有做調查是平均大概七十幾,最高的到七十幾,那最少的都至少二十幾。那就我台灣個人的經驗,我當然沒有去做研究,但是我問了一些律師界,就我所知道的其實台灣基本上就是剛才如那個陳那個執行長,我覺得他蠻誠實的就是說,pro bono其實不是義務辯護啦,事實上台灣幾乎沒有什麼義務辯護。台灣的義務辯護或是公益訴訟事實上都是很可憐的、單獨的、很年輕的,其實最明顯的就是那一個關廠工人案,其實就是幹嘛,邱顯智啊,然後李宣毅啊。就是說這些律師剛出來然後然後沒有工作,不是啦就是說業務還不太好的時候。還沒有太好的時候就順便去練習一下。

就我所知道的是大律師事務所,事實上有一些事實上對外宣稱都有什麼beer house其實沒有。你如果看國外的辯護律師的話,國外的事實上是大律師事務所,他們不僅有就是讓他可以律師去做公益訴訟的時候是可以charge薪水的部分,還包括說他這個大的律師事務所事實上是可以有這種program去支持他們的律師去做這樣的,台灣幾乎都沒有。那某種程度我也反對,其實我一直反對啦,就是說律師的專業團體不應該在法務部的規範之下啦,如果等一下我可以提個建議的話我是希望是這樣,其實我叫做律師自治,或是他的公益性質其實要凸顯出來,其實到現在都沒有啦。就我知道台北律師公會,台北律師公會只有公益訴訟推動小組啦。如果有講錯請更正我,事實上是不是公益訴訟喔,是推動而已。那我是覺得這個是就一個律師做一個專業團體、公益團體的話,我認為他是不及格的,或是失敗的,講得更直接一點。那我相信這個是律師公會代表你們要去解決的啦,但是不能交給法務部去解決啦。

那我的希望是說今天也許做了一個,也許等一下可以提案的話,我希望是由律師公會以後能內部自己去制定這種公益時數要怎麼去執行、去制定啦,而不是等到法務部來。那我反對是由法務部來制定啦。因為反對是說有什麼制定就50小時,事實上是美國ABA是沒有50小時的,他是期待、期許。所以我希望這個律師公會的今天有這個代表來,能好好的去重新思考、規範,到底台灣的律師專業團體,它的公益性格,以及它的公益責任到底在哪裡?我希望必須有一個比較明確的答案啦。要不然我覺得常常講啦,你如果強制辯護一出去,其實就是大家會很容易就質疑你,你就是圖利律師界嘛,這很明顯的例子嘛。現在人會去做公益訴訟人,其實都是比較年輕的,然後基本上是他的在經濟上是比較弱勢的。這個是我希望提一點給大家做參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