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鐘就好,就是說實在這個答案憋了很久,跟今天不是完全有關係,但是我想回應一下就是許玉秀大法官在第一次會議就提出的問題。就是說行政法院的法官是不是都駁回很多訴訟?剛才林明昕林教授也提到這個案子,我最近的一個感想就是說我覺得台灣最近有一種叫做統計法學派。就是我們經常用那個統計比例說行政訴訟的案子百分之九十四都是政府勝訴,都老百姓敗訴,可見得行政訴訟就沒有保護老百姓的權利。我不這樣認為,我隨便舉幾個例子,比如說我們在行政訴訟上會碰到一種情況,比如說有一個公司他不按照勞基法的規定發加班費給員工,員工就來告,於是主管機關就罰了這個公司。那這個公司因為被罰了不爽,他就來起訴。那起訴了之後法院審一審覺得說行政機關做的沒有錯,該罰,於是就把他駁回。那請問這樣的駁回也被大家歸類為說沒有保護老百姓嗎?這個也是在那個百分之九十四駁回的裡面之一啊。這樣叫沒有保護老百姓嗎?當這個行政機關在執行法律處罰這個公司的時候,不就是在保護勞工權利嗎?可是呈現在訴訟上的一個是公司一個是市政府,然後我們判市政府勝訴,社會就批評說你看你看,老百姓來告又輸了。這樣就沒有保護老百姓權利。我覺得這個很無言,沒有辦法回答。

再一個隨便舉這種例子,這種訴訟類型很多,或者再舉例子,原住民放領。我們把一塊山坡地給了A原住民,那這個行政機關給了A,區公所給了A原住民,但是另外一個B原住民他不爽。他就來告,告這個區公所,那我們審查的結果覺得區公所本來的這個決定給A原住民的決定並沒有錯。所以我們把B原住民的訴訟駁回。可是這樣的訴訟在統計上又是,我們又把老百姓駁回了。我們把B駁回不就是在保護A嗎?那再來公寓大廈,有人在大樓裡面亂蓋,然後被管委會檢舉,管委會就去市政府檢舉,市政府來調查覺得有道理,你這個是惡鄰,我就處罰你。然後這個被處罰的人比如說她亂蓋鐵窗啦,被處罰他來告,我們一審查覺得市政府做的沒錯也把他駁回。那這個也都被統計上被歸類為叫做不保護人民的百分之九十四的駁回率。所以我現在要講的這個問題就是說,我不是在替行政法院辯護,我的意思是說當你要質疑一個法院的判決的時候,我比較希望就是說大家就具體個案來認真的討論,這個個案應該怎麼做?稅務訴訟應該怎麼審?哪一個個案哪一個個案應該怎麼。而我覺得每次碰到這種統計法學派我就很難去討論說你們百分之九十六都駁回,那表示你都沒有保護人民。那我剛才隨便舉的這幾種案件類型,雖然是駁回原告的訴訟,但我認為他本來就是在保護個別人民的權利啊,只是在統計數字上你看不出來而已,我只是想澄清這一點,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