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委員因為提到這個北律的部分,我也做一些補充說明,就是關於這個公益的推動,北律不是成立一個推動公益的訴訟小組。我們是因為非常的關注,非常的重視,我們是成立了一個部門,公益部門去推動。那這個部分面向上一個部分是幫,因為我們的會員有七千多位,會員有七千多位,所以我們是希望幫會員建立公益的平台,讓他們更能夠進入公益的這個部分的服務。所以我們是跟NGO團體有一個公益的聯繫會議,那是定期的。那另外一個部分是跟婦女團體,我們跟婦女團體有一個聯繫,就是建立一個平台,包括因為在其實很多NGO團體包括婦女團體,他們不管是有修法的必要,或者是說有一些這個議題的討論,很多他們也需要律師,所以我們是幫律師建立平台。希望能夠他們我們去推動這個公益服務。這是我第一個要說明的。第二個部分討論律師強制代理,我想大家從這個所謂圖利這兩個字,我覺得是非常非常沉重的,為什麼說呢?我覺得這個一個制度的討論,應該可以回到這個制度的本身,就這個制度的本身到底是要不要被建立的,要不要被建立的。也就是說我剛才如果彙整一些新進的意見,就是說我們在律師要不要強制代理或辯護,當然或許這個行政訴訟的部分今天沒有一個之前好像就這個部分以前沒有討論。也就是這個制度的本身,律師進來是對律師這個整個裁判品質的提升,因為我們現在討論是要人民信賴的司法。人民為什麼不信賴司法呢?裁判品質被詬病了,那律師進來就這個部分的提升可以提升到什麼的程度?我想我們今天在討論的時候包括我們從,我先從一個民事的角度,我想大家都會講到民事的一個角度。民事的角度我們撇開一個是標的金額可能比較小,簡易的,或者是一個比較簡易的訴訟類型。他在這個以上的,民事案件很多是內容是非常複雜的,他有高度的技術性。你今天試想沒有律師進來,其實很多當事人他不知道怎麼主張的。那影響到的是誰?是當事人的權益。影響到的是什麼?影響到的是法院。他有一個訴訟經濟,人民有一個訴訟權的問題。

那你今天律師進來呢,整個爭點可以被簡化,訴訟經濟個案分析利害得失,讓當事人可以清楚的知道他的優缺點。那這個是人民訴訟權的一個提升。所以我是認為說第一個部分大家可以去試想這個制度的本身、它的內涵,他整個訴訟程序的進行律師要不要進來這件事情。那第二個我會建議的就是說,如果這個前提可以被建立,但是就會牽涉到說那因為任何一個制度的建立,他就有一個他怎麼實施的問題。他不是說眼前一步可促成的,就這個制度要怎麼去實行,而且另外一個再來一個就是配套的問題,所以我會建議第二個部分是可以考慮包括今天大家有討論到,他的實施如果是可以往逐步的方式。包括從審級,因為我們現在是這個金字塔制度,訴訟的金字塔,訴訟的金字塔是要建立一個堅強的事實審一審。所以這個部分呢也有一個前提的問題,就是假設你要一個堅固的事實審的一審,那律師可能要往這個部分去堅固的建立。因為我們在研討會的時候也有學界是說你要從二審開始,我覺得這個前提會不一樣。所以很多制度的討論我覺得可以更細緻化一些,但是我們前提如果是建立在這邊,那你是不是要到一審,要建立一個事實堅強的事實審的一審。再來一個訴訟的金額,以及這個案件的類型。因為有些簡易標的金額這個低的,他確實不需要律師進來。那再者就是配套的部分,我想配套今天包括法扶提到的一些檢討,包括律師的保險的問題,包括這個我覺得還有一個訴訟外的這個解決紛爭。這是人民可以去用更多的制度解決他的問題的。我覺得這也一併要進來。包括今天講到律師公益的服務,或者是說另外一個我們還要檢討是說包括城鄉的這個差距的問題。你如果偏鄉地方他有足夠的律師嗎?這一併要進來一起討論的。或者是律師報酬的部分,他金額是不是要如何?我覺得這個都要一併的被討論啦。包括律師的資訊,這個部分。所以我認為這個部分會在配套裡面,可以在配套的內涵裡面再做一些討論。好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