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務的制度設計,我想我們必要回到他們的原點,就是我們到底現在今天在討論這個律師強制代理,它的目的是什麼。其實重點就在於人民對於司法是不是能夠信任。那雖然剛才有一位說不太相信實證法學派,不過我不信的就是那實證法學派。我跟大家報告一下到目前為止其實我應該要跟大家講,其實台灣民眾對於司法的信任程度其實並不低,其實並不低。因為你必須要跟其他的機構比較你才能夠知道司法的信任到底是高還是低嘛,對不對?那我跟大家報告一下,十年前我們做了一個調查,他是這些我有還是大家想聽,其實並其實並不低,十年前我們總共而且這是一個跨國的比較,總共有十個機構。那大家信任程度最高的是軍隊,第二是公務人員,第三是地方政府,接下來其實是法院。法院的信任程度其實是高於中央政府、警察、電視、報紙、政黨還有立法院。當然不訝異啦。

那最近我們剛發表、剛做完的一個,其實很穩定,那因為我們是用電話調查,只能夠用五個機構,基本上順序分別是公務人員、法院、報紙、立法院跟政黨。所以整體來講,我們其實一般民眾對於法院信任的程度沒有那麼低,不過有一點其實必須要誠實的說,整體來講信任程度是在降低當中,但是不是僅有法院,所有都在降低。

那我們更進一步來看,其實對於法院的信任喔,我們要把它切成四個面向,因為所謂的法院信任它很抽象對不對?所以基本上我們是看四個面向,第一個是法官是不是誠實、可以信任的,第二個是法官是公平的,第三個是法院能不能提供社會的正義,最後一個就是法院的審判程序是不是基於法律與事實。這四個裡頭,其實最低的就是最後一個,簡單來講,一般民眾對於司法的審判的程序基本上是有瑕疵,基本上應該這樣講,信任程度是最低,大概只有在兩成五到三成,其他大概都有到四成五。所以我基本上我認為今天我們如何改採了律師強制代理,我相對來講我覺得對於人民強化司法信任應該是有幫助的,簡單說,那我支持蔡碧玉委員的意見,基本上這必須用漸進的方式,簡單來說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