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我補充說明一下,主要是回應王委員這邊的意見,我簡單說明一下,律師公會的自治的一個架構是這樣,他原則上是由各地方公會來服務當地的律師,由當地的律師選舉出來理監事自治,之後再由這些地方公會再選出代表來組成全國聯合會。那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其實就是因為每個地方的狀況不太一樣,在我們在這裡討論所謂的第一次陪偵,還有那個聲押庭必須強制辯護等等的,那我同意許老師講的就是說,當然這些就代表說他必須有權利去接觸這樣的一個……必須有這樣的一個救濟的權利或者說受到法院保護的這樣一個權利。但是現實的考量上來講,要考慮我剛剛一開始報告就講的城鄉差距。

我舉一個我自己遇過的例子跟大家說明,很具體的一個例子,有一個當事人找我,他的不動產所在地在台東縣的大武鄉,大武鄉是什麼地方?是在南迴公路出來那個地方,你從台東市到大武鄉就至少要一兩個小時的車程,那我們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如何去……我們試問啊,我們如何去讓一個律師可以在那種地方去排班,如果我們可以的話那是不是要有費用補助?或一些具體的一些配套有誘因讓律師可以在那邊工作,律師畢竟不是公務人員,雖然具有公益性,但是實際上他還是透過接案工作來做自己的生存,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這個配套措施要出來,要不然的話這種沒有辦法去、在城鄉落差下沒有辦法去做。

那另外一個是說律師公會自己這邊也有一些議題,例如說是不是「單一入會,全國執業」等等的議題也存在,那當這些東西通通綁一起的時候,其實反而會去擠壓當地的、當地執業的律師,因為他可能他的經濟、他的資源沒有那麼多,但是相對他要乘載比較高的一些義務。我希望是說是不是這個部分在討論相關議題的時候,城鄉落差的具體的問題要必須一併放進來考量,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