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對第四點有意見,那一個……應該,我建議不要由主管機關啦,我認為那是一個律師團體應該要自治的,而且他必須向社會大眾說明他們到底提出怎樣的……對於公益這個部分喔。所以我真的不認為是說你由法務部去強迫它,我就認為是效果不會更好啦,而且我覺得就是說,這個是必須真的是律師團體必須要有反省、必須有自知,他們如果真的是去檢討台灣幾十年來的公益訴訟,其實從那個姚嘉文、林義雄開始講起,其實我覺得你如果看台灣的律師公會史,其實這個是非常非常不進步的,而且真的是不及格,但如果我覺得你現在如果是由法務部去強迫它,我不認為會比較好,那我的建議就是由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妥為規劃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