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會議摘要呢還是把強制辯護以及受律師義務辯護權兩個混在一起。強制辯護是沒有選擇權、是義務,就一定要有律師;那受律師義務辯護權是一種權利,它可以選擇要律師辯護還是不要。那強制辯護依照我們目前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其實已經太寬了,因為若是依照美國的話,它是只有受禁治產人,就無知識能力的人他才是強制辯護,那其他的有被宣判、有拘禁危險的,這個是有律師義務辯護權,他如果沒有錢自己雇用律師,是有受律師的義務辯護權,而不是義務。

那因此呢,我建議把第二點的括弧以及第三點的括弧呢的辯護這兩個字呢改成受律師義務辯護,就是說以第二點來講,強制律師代理頓點,受律師義務辯護之採行,那第二點的第三行也是一樣,以不採強制律師代理頓點,受律師義務辯護制度為原則,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