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有關第四項,王委員提的他是很有道理,就是說要規定相關法制應由主管機關跟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妥為規劃,這個要把主管機關拿掉,他是覺得比較適當。不過,不管是任何的公益、不管是怎麼樣的義務,總是會有費用的發生,我是認為律師公會跟全國聯合會如果沒有適當的經費給予補助的話,可能他們是變成一個額外的、多增加的負擔,所以如果把上面這個主管機關及律師公會這個拿掉的話,後面我們是不是補上一句主管機關依據規劃情況給予適當之補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