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呼應那個林委員提到,就是第四點「相關法制應由主管……」是不是保留齁。因為像我們社工師,我們也是有一個固定的那個訓練時數的時候,也是寫進那個……就是一些法規裡面,不是由公會自己來約束。那我們在換照的時候,就是依據這個東西,雖然你應該要有一個就是……怎麼講,執行的一些法制的規定啦。

那第二個就是關於第五點,我本來也是要提,就是我覺得我們不是只有對在職的這些人,因為我覺得那個考選制度可能也是要加以改善,特別是到底我們要怎樣去選任好的律師考上之後,那我們接著下來的在職訓練。

那第三點,我感覺就是比較宣示性,不知道有沒有比較具體的字眼?因為覺得好像就是,又是律師他們自己去做一些說法,那我們今天如果要推這樣的一個制度,如果我們沒有確保律師有一定的品質跟倫理的時候,去推這樣制度其實也是滿危險,因為就真的會製造一個Good Business給他們了。

我剛剛其實有提,但是好像大家覺得沒有那個必要,就是我認為,應該你們要把這個職前訓練、在職訓練應該要很具體地寫進你們的這個律師的一些Code裡面,譬如說你一年要多少訓練的時數?或者你的職前訓練要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執行?然後大概有一些什麼樣的評鑑的一些制度?因為你一旦寫進去以後,未來在……我不知道律師有沒有換照,像因為我們是有固定換照時間,所以每一次換照我們就會被Review我們在這個六年當中,我們的執行到底是怎麼樣,那我現在不曉得律師願不願意被這樣的歸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