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要請教一下那個李建良教授,那個您剛剛提到說,如果一審我們強制代理,你認為有可能會違憲的這一個嫌疑,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從第二點,我們目前的第二點這樣子,你認為還可以接受嗎?就是說簡易或小額事件以不採強制律師代理或受律師義務辯護為原則,那麼可能意思就是說,如果是大額的……因為這個您剛剛講的我們可能要區分民事、刑事啦,那如果民事的一些案件,當然民事案件原告你那個訴訟標的,你就要繳那個訴訟費用,那這個訴訟費用也是可以說是一種對人民的訴訟權行使的限制啦,那麼像這個,我們也不會認為說這個是違憲的。那如果說我們對於一些民事案件、一些大額的,也有可能是對人民……我們也是又兼保護他,可是又是兼對他有一個限制,那麼像這種情形,如果是要求要強制律師代理,那你也會認為一定會違憲嗎?這個我覺得要釐清一下。或者是你認為要怎麼樣Wording才比較不會有這個疑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