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因為我們現在就是這個都還在開放性,就是說,我們到底的制度未來會寫成什麼樣子的一個條文,還不清楚。但是先回應院長的這個提問,就是說,像如果要繳訴訟費用這個部分,當然是一個限制,而且這個限制理論上不會構成違憲,主要理由它是跟這個訴訟的那個……我認為它會有一個合理的管理,就是說,你今天要進入法院,然後這個部分的訴訟的這個標的,然後這裡牽涉到……我們講的就是訴訟它基本上是一種付費制,所以這個部分是有一個合理的關聯。

那我剛剛的想法只是初步認為說,除了這個理由之外,要求這個原告或者是被告必須要有律師才能夠訴訟,如果你沒有律師的話,你基本上就可能法院就要判決你敗訴或者是訴訟就要駁回,它的這個正當性是什麼?就是說你要講一個正當性。那我目前剛剛只是想到說,相對這個最高法院那個部分,如果是以金額或者是做一些限制,這個部分我可以理解,但是這個部分的理由,我目前只是想不出一個合理的觀點,就是說我們只能夠說給……他剛剛的發言很多都是提到說,有律師的參與的話,就可以提高訴訟的品質,可以確保事實審的這些認定等等這些,它有強化。那這個理由如果跟……如果把它當作是一個限制的話,那有沒有違反這個的比例原則或是平等原則等等?這個部分我剛剛只是在想說,我初步認為說,這裡這個部分的正當性的論證,對我來講是一個難題,那是不是說必然是違憲,這個當然也是一個開放性的問題。那我剛剛的基本的思考理論是放在說,你必須要有一個,比如說手段跟目的之間,它必須是一個合理的關聯,這個部分那個合理關聯,我目前還在思考當中,所以我剛才是提出一個開放性的想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