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說,我同意剛剛吳檢察官的意見啦,就是說這個強制律師代理或辯護,跟他接受律師的辯護,這是兩件事情。那有關強制辯護或是強制代理的範圍怎麼規定,我想這個政策上……那我是在想說,從那個本來把強制律師代理後面那個辯護改成「受律師義務辯護」,我在想這個將來可能會產生混淆,就是說,到底指的所謂「受律師義務辯護」是什麼意思?如果說是律師提供Pro Bono,當然他是不可能收錢的,那當然是義務辯護嘛。但是他假設是接受法扶的指派,因為他不是免費的,所以他也不叫做義務辯護,所以我是在想就是說,雖然概念上,像吳檢察官講的沒有錯,但重點應該……因為目前我們國家的法制上面就人民接受律師的服務的這塊,已經法律扶助法裡面有規定了,那現在只是在講說,在法制上面,哪一些案件它一定要有律師?這當然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嘛。

所以在這邊,我們有需要去處理他接受法律扶助的這塊嗎?這塊應該是落入到第四點,就是大家很關心的律師的pro bono的時數。那就我剛講的就是說,其實法扶這塊我們曾經看過,確實在法制上面,由國家用法規去強制一定的時數,看起來是少數啦。這塊比較是律師界透過一個什麼樣的機制,給他誘因去處理,那不然的話,你會變成是說,將來你假設要有這些規定的話,將來變成必須必有換證的制度,整個律師執照的發放這個邏輯會變更。所以我是建議就是說,這個所謂「受律師義務辯護」,這個恐怕這樣寫將來會有混淆。以上簡單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