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我剛剛漏掉一點,補充。就是因為剛剛又有提到第四點,有關於說相關法制應由主管機關及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妥為規劃這一點,我覺得如果就文字上的敘述來看,我認為是可以接受,因為律師法本來就是法務部主管。那對於律師應不應該從事一定時數的義務代理,剛才幾位都已經表達了,律師可能內部很有歧見,要他們自己去規劃可能是沒有辦法,而且它沒有強制力。所以如果要有強制力,它就會變成一個政策,必須要放在法律,那這個當然就是法務部要參與,不見得最後會形成共識啦,但是我是說如果用這樣的文字並沒有不合理,雙方一定要討論。

那事實上在第四組討論的時候,我當時有應邀去報告有關於那個法律人考試的改革的方案。其實在我的報告裡有提出一點就是說,如果將來律師跟法官、檢察官是三合一或多合一考試的話,那將來到底是要公費、就是政府出錢來訓練,還是就是說自費訓練?這部分是有落差的。那我們提出的見解是說,由政府公費訓練的話,那律師拿了公費訓練,他就有義務去服那個公益時數,那這個當然就邏輯上就比較通嘛。那現在因為律師他不是公費訓練,就是他去律師事務所什麼,政府也沒有給他津貼嘛,那這個是不一樣。所以這個問題有一點複雜,但是我想說今天可能在這裡是沒有辦法做具體的決議這樣。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