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現在作為主席,我看到兩難題。第一個就是我們今天主要是在談要不要建立強制律師代理的制度,那當然要建立律師強制代理的這個制度的話呢,它就會有一些其他的配套的措施必須一起考量,那當然都理解到是說要律師強制代理的話,當然就涉及到律師的一些問題,所以今天的話,也是我們請各位貴賓到我們這個會議上來,提供你們的一些代表性的建議讓我們來參考,那可是我們現在目前必須要做決議,那在決議從中間的話,請允許我……就是說我應該不會逾越我主持人的身分,如果講下面的話就是,我們現在目前……那個像譬如第二點強制律師代理,然後如果加上那個受律師辯護或者是受律師義務辯護,這邊會不會有點把兩個問題混在一起?我所謂意思是這樣子,強制律師代理制度這是一個,它不是強制辯護而是強制律師代理;那第二個就是說,我們現在對於強制律師代理制度的話,如果它要採行的話,在第二點基本上是逐漸、是漸行的。

那第三點的話我們應該在談的就是說,強制律師代理的話,我們理解有一些情況,資力不足或者有些特別情況的話,我們需要必須一起考量,我們必須把它補上來。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現在目前的法律扶助或者強制辯護,或者是其他的,現在目前要談到的律師義務辯護,那這些制度是不是符合我們的需求,或者要怎麼樣子來加強,然後來配合強制律師代理制度的落實,所以這點的話,好像現在目前這個地方好像沒有出來,然後再下來的話,我們才會再針對律師他的培育、考選、訓練,然後再來談,然後後面的話還要談對於律師他的一些監督,可能這樣子的話會比較完整一點。那現在目前看起來就是好像是不是……如果可以的話,那吳巡龍委員可不可以暫時先在第二點的話,把那個括號部分先拿掉,是不是不會影響到大家,就是……當這一點就是麻煩,這邊就是麻煩剛才李建良委員提出的問題,也是院長很關心的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現在要實施強制律師代理制度的話,有沒有限制人民的訴訟權?因為他是強制,所以這邊的話就是我們必須要做個討論、決議,出來的話大概就比較容易解決了。是,吳委員,來。